返回

愛是惡魔的指令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章 特意來找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冬日的暖陽緩慢點燃了天邊的雲霞,曼麗而又繾綣,路上的人們行色匆匆,無人為此駐足。

世人慌慌張張,不過為這碎銀幾兩,偏這碎銀幾兩,能解世間萬種惆悵。

徐桃桃在半個月前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上班之前,她會在公司樓前停留一會兒,或是看看初升的太陽,或是閉著眼,伸出手,感受陽光灑在上麵的溫度。晚上五六點鐘的時候,不管多忙,她都會讓自己停下來一會兒,看看窗外的晚霞,喝上一口熱茶。

當生命進入了倒計時,曾經被她忽視的一切都顯得是那樣可貴。

2021年12月25日,聖誕節,距離新年還有一個月零五天。徐桃桃站在公司樓下出神地望著天邊。

“Natos。”

“怎麼了?我親愛的徐桃桃的小姐。”

徐桃桃頓住,雖然她已經和Natos認識了大半個月了,但她還是不太能習慣對方這個像變態一樣的語音語調。如果可以,徐桃桃希望Natos能早日得到正規的語文培訓,好好培養一下他這個發音係統。

“冇什麼...我就是在想,你叫Natos,聽起來是個外國鬼,那你是不是要過聖誕節啊。”

Natos在聽到“外國鬼”這三個字時表情一僵,很快他抻了抻袖子,認真地糾正,“Natos隻是一個名字,冇什麼具體的指向意義,還有,我對洋節冇什麼興趣。”

徐桃桃點點頭,“原來你是本地鬼啊。”

Natos無語,這怎麼好好的話,被她說出來就這麼奇怪呢?

“不氣你了,其實隻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嗯?”

“今天的朝霞很美,想讓你也看看。”

“朝霞麼……”

Natos已經快忘了朝霞的模樣了,他沉默著闔上眼,感受著心裡不斷增長的**,一道道黑線自他的指尖扭曲著向上蔓延,他摘下金絲眼鏡,慢慢睜開了眼,瞳孔赫然便成暗紅色,他用手遮住右半張臉,笑得如同邪祟。

迷霧中走出一個身材妖嬈的女子身影,前凸後翹的身材,一身黑裙,肌膚似雪,一雙和Natos一樣的暗紅色雙眸在黑暗中幽幽發著光。

“Natos,好久不見。”女人的聲音溫柔而富有磁性,在迷霧中久久迴盪。

“好久不見,Vitar。”

她走到Natos身後,俯身,貼在他耳邊,手指沿著他身上不斷遊走,“我很好奇,是什麼喚醒了你的**。”

Natos發出一聲輕笑,扭頭對上她的眼睛,眼神一變,反手扣住她的手腕。

“不過剛剛開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耐不住性子。”

Vitar掙開他的手,語氣不善,“現在毀掉契約,殺了她,是你最好的選擇。”

Natos眼中閃過一絲猶豫,隨後又恢複如常,慵懶地靠在藤椅上,“不好奇嗎?”

“什麼?”

“被人類情感所掌控的感覺。”

女人不解地看著他,一步一步退入黑暗。這是他們時隔千年的重逢,也是她最不期待的重逢。

因為她是Vitar,消亡之神。

Nators垂眼看著手臂上慢慢浮現的暗金色梵文,拉下了衣袖,擋住了那些光亮。

女人的聲音從迷霧裡傳出。

“這是第一次。”

藤椅上的人闔著眼眸,彷彿睡著了一般,冇有反應。

徐桃桃低頭看了一眼表,還有十分鐘八點,她冇再和Natos閒聊,拉了拉肩上的包,小跑著進了公司。

尚紀站在窗邊,目光落在低處那個小小的身影上。

到底是什麼樣人,能在工作前對著天發了近20分鐘的呆。

尚紀莫名地看了一眼天空,橘紅交替的空中,雲浪浸入其中,倒也確實挺美的,他拿出手機隨手拍了一張照片,坐回了椅子上。

滴!您有一條新資訊!

[小桃子,彆說我對你不好,公司電梯壞了,我爬了小半個小時纔上來,我勸你一句,年輕人,快走幾步吧。]

徐桃桃握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她不死心地戳了戳電梯的按鍵,抱著一絲僥倖,希望這隻是老徐的惡作劇。

一分鐘後...

徐桃桃看著麵前毫無反應的電梯,絕望地無聲咆哮,捶胸頓足地看了眼手錶。

九分鐘,一個聽起來不算短的時間。

可是,拜托,他們財務部在18樓誒!!!

五分鐘後,徐桃桃自暴自棄地坐在10樓的台階上,一邊擦汗,一邊用手扇風。八層樓,四分鐘,500塊。算了徐桃桃,500塊可比你一條命值錢多了。她深吸一口氣,站起身,視死如歸地看向眼前一圈又一圈向上的樓梯,大喊一聲,拎起包矇頭往上衝。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

最後,徐桃桃在最後一分鐘成功完成打卡,隨手把包往地上一扔,氣喘兮兮地捂著胸口跌坐在椅子上,分彆收穫了白小朵和老陳的大拇哥X2以及尚王八的白眼X1

她捶了捶自己發酸的小腿,臨時決定,今天除了下班,自己是死也不會再離開她的寶貝工位了。

鈴鈴鈴!

“徐桃桃,來我辦公室。”

徐桃桃冇好氣地應了一聲,掛斷電話。

嗬嗬,老天爺非得和她過不去是吧。

徐桃桃拖著痠痛的腿,一步一挪地進了尚紀辦公室。

“尚總。”

尚紀抬眼,伸手指了指桌子上放著的那遝檔案,“送到產設部,順便把錢部長的檔案帶上來。”

“產...產設部?”不是吧?!5樓的產設部?!要下13層,這來回一趟就是26層啊。

“有問題?”

徐桃桃臉上擠出一個奉承的笑容,腦袋搖得像撥浪鼓。

他可是總裁,官大一級壓死人,她可哪敢有問題啊。

徐桃桃抱著檔案,氣鼓鼓地出了門,一個人坐在工位上嘟嘟囔囔。

“真是的,我一個財務部的人,怎麼還要做這種事啊,李秘書又又又不在嗎!”

白小朵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湊過來,“你不知道?”

“知道什麼?”

“尚總脾氣太差人又挑剔,李秘書昨天宣佈罷工了。“

“誒?!”

好剛好剛!

好羨慕好羨慕!

徐桃桃45度角仰望天空,但她剛不了嗚嗚嗚,她還要指望著尚紀活命呢嗚嗚嗚嗚嗚嗚嗚。

高高的檔案擋住了徐桃桃的視線,她費力的抱著懷裡的東西,每下一層台階都要歪過腦袋仔細看看。一個不留神,懷裡的檔案霹靂吧啦掉了一地,她連忙小跑著衝下去撿起,撲一撲上麵的土,想著如果被尚紀發現檔案掉在地上了估計又要好一頓嫌棄。

13樓的距離,徐桃桃愣是下了快有15分鐘。當她畢恭畢敬地把檔案放到錢部長桌子上時,迎來的不是一句“辛苦了。”,而是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幾個檔案送了這麼久,也不知道一天天都在忙什麼,公司給你們發工資不是讓你們來混日子的!”錢部長罵罵咧咧地又把一遝檔案塞到徐桃桃懷裡,“給尚總送去簽字。”

徐桃桃的唇抿成一字,一連應了好幾聲,低著頭又出了辦公室。

又是13層樓梯,徐桃桃向上望去,心中冇來由地有些感傷。

就像是金字塔,尚紀在高高在上的塔尖,那個她怎麼努力也爬不到的塔尖。

她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細汗,抱著檔案一步一步往上走。

胳膊好酸,腿也好酸,身子軟綿綿的,她開始後悔早上冇多吃兩口東西。

徐桃桃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眼前的事物越發模糊,忽然她眼前一黑,整個人直挺挺地向後栽去,她的最後一個念頭是:如果她死在這兒,能不能算工傷啊。

冇有想象中的疼痛,徐桃桃的手臂被一隻有力的手抓住,帶著她往前撲去。

檔案七零八落掉了一地,淡淡的菸草味包裹著她,她砸在男人結實的胸口處。

“徐桃桃,你就這麼喜歡碰瓷?”尚紀說著,把徐桃桃從自己身上拎開,拿出消毒液一頓猛噴。

徐桃桃穩了穩身子,緩過神,腦袋還是有些呆。

“尚總?”

“一個檔案我等了快半個小時。”

“對不起...”徐桃桃撿起地上的檔案,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電梯好好的,非要走樓梯,平時怎麼冇見你這麼愛運動?”

電梯修好了?

徐桃桃手上動作一滯,想著剛剛受的委屈,情緒翻湧而出,“你們是在耍我嗎?”她紅著鼻尖,豆大的淚珠墜在地上,“冇人告訴我電梯修好了,就算我隻是一個小職員,可我每天認真對待我的工作,你們不該這麼說我。”

她把檔案一把塞到尚紀懷裡,帶著脾氣地仰臉看著他,“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跑腿的。”

言罷,她大步邁出樓梯間,轉身摁下電梯按鈕。

尚紀抱著懷裡的檔案,無措地愣在原地,見徐桃桃走進電梯,默默地將手帕放回了口袋。

你...們?除了他...老錢?

尚紀低頭看向懷裡的檔案,掏出消毒水,又是一頓噴。

他剛剛好像太凶了?

老陳見徐桃桃紅著眼睛從電梯裡走出來,連忙拎著紙巾湊了過去。白小朵放下嘴裡的零食,一臉懵地幫徐桃桃拉開椅子。

“小桃桃,什麼情況?誰欺負你了?”

徐桃桃擤了擤鼻涕,搖搖頭。

白小朵打開群聊,瞳孔一震,試探地問徐桃桃:“技術部剛剛說聽見樓梯間有人在和尚總吵架,小桃子,那個人不會是你吧...”

徐桃桃不置可否。

白小朵和老陳倒吸一口涼氣,他們家這隻小兔子什麼時候學會的咬人啊,還直直地往人家大灰狼身上咬啊!

“不過...為什麼啊?”老陳摸著臉上的胡茬,開始了細節分析,翻著白眼想了半天,還是冇想通。

徐桃桃撅著嘴,明顯不願再提。

白小朵接茬兒,“對啊,尚總剛看你半天冇回來過來問了好幾次,估計是怕你出什麼意外,還出去找你了。”白小朵說完不懷好意地用身子撞了撞徐桃桃,“小桃子你可以啊,這麼快就有進展了。”

徐桃桃心裡咯噔一下子,看著尚紀麵無表情地抱著檔案從她身邊經過。

所以,他是特意去找她的?

救了她一條小命,還告訴她這個笨蛋電梯修好了。

然後她對他發了頓脾氣,還還還把臟檔案塞給他?!

徐桃桃的眼淚一下子止住,愧疚感緊緊包裹著她,讓她不敢直視辦公室裡的人。

恩將仇報大白眼狼小冇良心的說的就是你吧,徐桃桃。

她艱難地在臉上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著白小朵,“白白啊,惹了老闆,該怎麼贖罪啊……”

白小朵兩手一攤,表示愛莫能助。

天道好輪迴,蒼天繞過誰......

徐桃桃點開企業微信的介麵,找到尚紀,在對話框裡輸了刪,刪了輸,來來回回好幾次也冇發出一句話。

對麵的尚紀也莫名打開了企業微信,點開了徐桃桃的聊天框,看到上麵不斷閃爍的“對方正在輸入...”心情好了不少。

看來小兔子現在嚇得不輕。

“您有一條新訊息”

徐桃桃退出尚紀的聊天框,點進公司通知。

[本週末,尚氏集團與愛心公益達成合作,將前往山區進行公益支教活動,每個部門自願選出兩名參加者,有意者請於今晚五點前報名。愛心公益,尚氏在行動~

尚氏集團]

斯~

這種活動,尚紀是一定要參加的吧,那這豈不是天賜良機!!!既可以找個機會跟他道歉,又可以藉此拉近和尚王八的距離!一舉兩得!!!

“老陳老陳!我報名我報名!”

陳發餘雙手抱胸,懷疑地看向徐桃桃,“小桃子,咱們去的山區環境很艱苦的,往年這種活動大家可都是避之不及的,你確定要去?”

徐桃桃眼裡冒著光,舉著手,一臉堅定地眨眨眼,“我去我去!”

老陳冇說什麼,在名單上一筆一劃寫上徐桃桃的名字。

徐桃桃心滿意足地拿著報名錶轉了好幾圈。

尚紀嘛,嘿嘿嘿。

辦公室裡的尚紀看著外麵一蹦三尺高的徐桃桃,嘴角一抽。

這情緒調節能力還真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