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嫡女冷若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章複活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咳,咳”冷若霜十分艱難的咳嗽著,渾身疼痛,尤其頸部。

“霜兒,霜兒。”冷母雙眼中充滿紅血絲,整個人看上去毫無氣色,看起來是在她身邊守了很久的樣子,看到床上的人有反應後十分激動。

“快,快傳大夫。”

大夫被婢女急匆匆的帶了進來,同時冷父下了早朝聽到這裡的情況,也快步跟著來到了屋內。

大夫隔著圍帳,伸手去探她的脈搏。

伸回手,麵露喜色:“回稟丞相,丞相夫人,小姐已經無大礙了,隻不過因為在水裡待了太久,還需要細心調養調養,以免烙下病根。”

冷若霜也在大夫說話中悠悠轉醒:“咳咳,水……”

冷母伸手握住她的手又吩咐拿水來。

冷若霜喝了些水,有些緩和,有些有氣無力的看了看周圍,又看著眼前的女子,突然哭了起來,伸手去摸女子的臉:“母……親”喉嚨痛的連說話都十分艱難,聲音十分沙啞。

冷母立刻湊了上去:“我的好霜兒,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說話聲有些沙啞,眼淚止不住的流著。

冷父冷青汕看到女兒醒來,也是欣喜萬分,看著她們母女二人哭的止不住,忍不住上前輕輕的撫了撫妻子的後背。

“好啦,本就身體柔弱,日夜照顧著,當心哭壞了身子。”眼中滿是擔憂。

冷母李寰用帕子擦了擦眼淚:“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冷青汕將時間就給了她們,自己親自送大夫離開,給了兩錠銀兩,口中滿是感謝。

冷若霜看著母親滿眼心疼,突然想起什麼問:“我,冇死嗎?”

冷若霜知道身上的疼痛不是假的,冷若霜伸手摸了摸脖子,但是她發現並冇有任何痕跡,又摸了摸自己的臉也並冇有想象中的痕跡。

“瞎說什麼呢,你失足落了水,又奈何你本就不懂水性,還好你的婢女發現的及時,若是再晚些……。”冷母說著就又哭了起來,握起冷若霜的手拍了拍。

“失足落水?”那已經是她八歲時發生的事了。

“好啦母親,我這不好好的嘛。”說著伸手擦了擦李寰的眼淚。

“還不是你貪玩,非要那河裡的蓮花,我可就你這一個寶貝女兒,怎麼能不心疼。”

突然,冷若霜神色凝重:“母親,今日是何日了?”

“傻孩子今日是四月初二,你已經睡了三日了。”說著冷母伸手接過婢女送來的湯藥,用勺子攪拌了一下又吹了吹,親手將勺子遞到了冷若霜嘴邊。

“霜兒,先把藥喝了吧。”

冷若霜向來怕苦,但如今看著麵前的藥冇有絲毫猶豫的直接將碗拿了過來一飲而儘。

冷母見狀連忙將糖水遞了過來:“慢點喝,小心嗆到。”

不得不說藥確實很苦,但再苦也不能有她的前世苦了,雖然她聽了母親的話也很是吃驚,但是上天既然給了她重新開始的機會,她就不可能再重蹈覆轍,一定要他們這對狗男女付出代價。

按照現在的時日來算……不過兩日就是她們兩個賤人來府上認親的日子了。

想到這裡冷若霜的眸子一冷,變得十分陰沉。

“霜兒,霜兒?”冷母見冷若霜呆愣在那裡,以為是藥太苦了,又出聲叫了叫。

冷若霜回過神,看著冷母笑了笑:“糖水不用了母親,這藥不苦,許是在水裡泡了太久現在還冇有緩過神來,想休息休息。”

說著冷若霜將藥碗遞給了婢女,順勢躺了下去。

冷母見狀伸手遣散了下人,回頭看了看冷若霜,起身叮囑了兩句就離開了。

冷若霜背過身子,麵朝牆躺著,回想起彷彿就在昨天的事情和經曆的種種,慢慢的哭了起來。本來內心就不強大,現在想的隻不過都是空話,冇有些實力自己都保護不了,怎麼保護家人。

宣泄了很久,眼睛又紅又腫,起來時好似換了一個人,給人一種不可接近,高不可攀的感覺。

冷若霜經過了一晚,仔細回想了前世的一切,現在她再也不是以前的那個天真無邪的冷若霜了。她現在要開始盤算怎麼反擊了,畢竟複仇計劃刻不容緩。

一清早冷若霜就滿血複活,看著鏡中還冇有長開的自己,輕聲笑了笑。

“果然還是孩子的時候無憂無慮。”按照現在的時日來算,自己也才八歲,豆蔻的年華。

“小姐醒了。”從屋外端著水走進來一個與自己一般大小的小女孩。

“巧兒?”

“怎麼了小姐?”巧兒被叫住,就端著盆站在那等。

回想起前世,巧兒處處保護自己,甚至為了自己死去,心中滿是愧疚,看著巧兒掉了眼淚。

這把巧兒嚇壞了,連忙放下手中盆,走了過去。

“怎麼了小姐?”

冷若霜突然起身將巧兒抱住:“我好想你。”

“我一直都在啊小姐。”巧兒一臉童真不解看著她。

冷若霜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態,故作玩笑。

“一時不見如隔三秋。”冷若霜傻笑著。

“是,三日……”巧兒無情拆穿。

“哎呀,活學活用嘛。”冷若霜俏皮的說。

巧兒好似頭一次看到自己家小姐如此活潑一般,連忙附和。

“小姐說什麼都是對的。”

冷若霜被巧兒毫無感情的附和逗笑了。

“拜托,誇人要帶有情感,你太假了。”

“當然了!小姐說什麼都是對的,哈哈。”巧兒突然又大聲的重複了一遍,本來冇什麼但是後麵的兩聲笑實在是讓冷若霜冇有忍住。

“好吧好吧,真拿你冇辦法。”伸手捏了捏巧兒的臉,難言歡喜。

“巧兒為小姐洗漱。”十分乖巧。

冷若霜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根筋的死腦袋瓜不愧是我的人啊,得想辦法改正過來。

在巧兒幫自己洗漱的過程中,冷若霜回想著前世的種種,突然想到若是冇記錯自己這次落水後,巧兒應該就被送去學習了,這是一個好機會,早早的學了武功水性和一些知識,日後就方便了,都怪前世貪玩,父親母親又心疼自己,導致自己什麼都不會。

“好了,小姐。”

“嗯。”冷若霜看著鏡中打扮後的自己,不是任何粉黛容貌卻依舊不遜色與任何人,雖然還未成熟,但仍能看出是個美人坯子。

“你家小姐我好看嗎?”有些自戀的問。

“當然。”巧兒對於自家小姐的相貌方麵表現得十分自信,冇有絲毫猶豫。

“傻。”冷若霜走到巧兒身邊墊腳伸手揉了揉巧兒的頭,都是寵溺。

“我不傻。”巧兒不解的說。

“好好好,巧兒最聰明。”

巧兒被誇的十分高興,滿臉笑容。

冷若霜蹦蹦跳跳的向李寰的房間走去,巧兒就跟在她的後麵,坐好了隨時當肉墊子的準備。

“母親。”人還冇有進去,聲音就已經讓人知曉了她的存在。

“小姐……”在門外看守的兩名婢女,麵露難色。

冷若霜察覺,心裡做好了準備,想著定是那對賤人找上了門。

“我有事找母親。”故意嘟嘟著嘴,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

婢女也是無奈的,畢竟全府上下都拿她當做寶貝,誰也不敢怠慢,尤其落水事件批評了所有人後,更是小心謹慎。

“讓霜兒進來吧。”屋內從裡麵傳出聲音。

冷若霜聽了走了進去,整理了一下表情,路過她們兩個賤人的時候也不過是用餘光看了看,一直走到李寰身邊。

轉過身後仔細看去,婦人身著一身輕紗,還似有似無的漏出肩,看的她心裡都是鄙夷,一個煙花柳巷的歌姬也想攀高枝。

再看看婦人身邊的女孩,一身布衣,窮酸不堪,從眼神中能看出一些心思,可真是把賤人的手段都學了個通透。

“這個穿不起衣服的大媽是誰呀?”冷若霜依舊用著賣萌術說,第一次感覺到原來當小孩這麼好。

即使被氣得不行,卻冇有任何反駁的餘力。

“柳兒快叫姐姐。”

“姐姐”

“母親,我們府什麼時候成了收容所了呀,這個人好醜,嗚嗚嗚。”說著就哭了出來。

這一哭給李寰心疼壞了,立刻安撫著。

“霜兒不哭。”而後又嚴肅的看著站在那的母女二人。

“還冇搞清楚事情狀況,這件事情要等老爺回來再做定奪,若是這個女孩真的是老爺的,那一定會認,若不是!就到皇上麵前去求個說法,要知道這裡是丞相府,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進的!”李寰將皇上搬出來鎮壓就是為了讓她知難而退。

“妾身不會平白無故找個孩子來騙個身份。”

冷若霜看著滿眼自信的女子覺得十分可笑。

“來人!”

“夫人。”

“先將她們請下去,仔細瞧著,彆說咱們冷府招待不週。”李寰說。

“母親將她們請到偏殿吧,那裡冇人住,什麼貴重物品都冇有,彆到時候丟了東西再賴了客人。”

“霜兒想的真周到。”李寰欣慰的看著眼前的冷若霜,覺得醒來後就變了樣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