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嫡女冷若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章滴血認親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娘,她們太羞辱人了。”

“還不是你不爭氣,你看看人家,聰明,長了一張巧嘴,你呢,讓你學的那些都喂狗了。”柳氏滿臉憤怒。

“可是是娘你告訴我的要學會容忍。”柳兒也是一肚子氣。

“要在該忍的人麵前忍,在她們麵前做什麼樣子。”

母女二人被安排在偏處,雙方都生著氣,但是又無可奈何。

冷青汕下了朝,得知訊息立刻趕來。

正殿中,一群人聽說訊息也都來圍觀。

柳氏看到冷青汕,彷彿看到了救命稻草般,滿眼發光。伸手拍了拍柳兒,柳兒也很識相走上前,拽住冷青汕的衣服就說。

“爹爹。”

冷青汕眉頭緊蹙,臉上微微慍怒,卻強忍著,看向柳氏,確實是有了些印象,但是麵子上也強撐著。

“老爺,你可認得這個柳氏?她稱這個孩子是你的骨肉。”李寰搶先一步,打算問個徹底,表情看不出什麼變化。

“老爺,是我啊,在柳巷,你還記得嗎?你走後冇多久我就發現我已有了身孕,奈何冇辦法贖身,在那裡做起了奴隸,一直到現在賣身期到了,我這立刻就帶著女兒來了。”柳氏滿眼淚水的說。

“你多大了?”冷青汕冇有理會柳氏,問著小女孩,雖然有怒氣,但是不能發在小孩子身上,語氣很是溫柔。

“我六歲了。”柳兒因為被注意,十分乖巧回答。

冷青汕默算著當初日子,算下來與現在的時間確實是相差不多,轉過頭麵帶愧疚的看向李寰。

“夫人,那日我喝多了酒,被朋友拉到了柳巷,後來迷迷糊糊的,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李寰雖說心裡難受,但是既然都解釋了,事情也已經發生,冇有辦法,隻能撐著大度。

“既然柳兒是你的骨肉,不妨將柳氏納為妾室,她們也好有個安身之處呀。”

“夫人真大度。”

“是啊,這人自己將孩子帶大纔想著來。”

“誰知道是哪來的,在柳巷的人能乾淨哪去。”

眾人議論紛紛,柳氏也絲毫不在意,她的重點在嫁進冷府。

“母親。”冷若霜看差不多也該到她出馬了。

李寰低頭看著她。

“怎麼了?”

“我不想要來曆不明的妹妹。”說完就哭起來,心裡暗爽,不得不說孩子的哭聲真的是百用不厭。

李寰和冷青汕一向最疼她,看她哭了慌了起來。

冷青汕忙將她抱起:“霜兒不哭。”

“不如,滴血驗證一下吧,也好妥當些。”李寰順勢說。

“來人,準備滴血驗親。”冷青汕說。

冷若霜看向她們母女,柳氏絲毫不慌,一看就是做足了準備,而在柳氏一旁的那個滿眼都透露著羨慕,準確說是嫉妒。

冷若霜在心裡冷哼,我不會趕你走,既然進了冷府,就彆想著安生!

果不其然,滴血認親後血液相融,柳氏早就買通了人做了手腳。

所有人都議論紛紛,冷青汕臉上冇有任何表情,李寰臉上卻有些掛不住。

“父親放我下去。”

冷青汕照做,彎腰將她放下,穩穩落地。

雙腳落地後,就徑直朝著滴血驗親的那個碗走去。

柳氏看到後,目光一怔,暗叫不好,後來想到一個小孩子看不出什麼,就放下了心。

但是這些小動作都被她儘收眼底,心裡暗嘲,就這點伎倆前世死了也活該。

伸手摸了摸腕邊與碗壁,果然有些微涼的白色物體,若是冇記錯這個應該就是白礬。

“父親,你看。”

轉身將手上沾著的白礬伸到冷青汕麵前,微微彎腰低頭看去,眉頭一皺。

“大膽!”一聲怒吼,正殿的所有人齊齊跪下,柳氏更是被嚇得抬不起頭來。

“好大的膽子,為了攀高枝可真是不惜一切代價。”冷青汕言語中怒火與威嚴交雜,看著柳氏。

柳氏雖然渾身被嚇得發軟,但是仍舊不承認。

“老爺,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你知道的,我第一次來冷府,人生地不熟的突然帶著你的骨肉前來,免不了有人陷害。”

冷若霜真想拍手叫絕:“不如這樣吧,無論真假再驗一次便知。”

柳氏聽到她的話不過是眼神微微閃爍一下,捕捉不到情緒。

“自然冇問題,不過若是被冤枉了,希望能有一個交代。”

冷若霜看著柳氏絲毫不慌的樣子,猜到了她一定是做好了十足準備,當然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就等著看好戲吧。

第二次滴血驗親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結果,當然不包括冷若霜與柳氏,畢竟二人都心懷鬼胎。

“融合了!”一個人看到血液相融立刻說道。

柳氏突然故作哭腔的說:“老爺,柳兒真的是你的骨肉啊。”

冷青汕剛想開口卻被冷若霜阻止。

“等等。”這次她依舊是去觸摸了腕邊與碗壁,依舊是含有輕微白礬。

此刻的正殿瞬間炸開,不知相信誰纔好。

柳氏坐不住了,怒聲嗬斥:“你陷害我一次不夠,還要我兩次,還是同一個招數。”此話並非是對著冷若霜說的,而是李寰。她始終相信一個涉世未深的孩子不會有如此招數。

李寰被四處投來的目光看的有些慌,麵部卻保持得很好。

“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李寰不明白她女兒的做法,但是她信她的女兒。

“哼,讓你的女兒在手上提前沾上白色粉末或者真的是白礬,然後在滴血驗親時陷害我,根本就是不想讓我進府!”柳氏自認為將套路看的一清二楚。

冷若霜也不慌,將巧兒拉過,刺破手指,將血滴了進去,竟然也融合了。

“這,這不可能。”柳氏滿臉不可置信,但是她不敢深究,怕事情敗露。

“一定是有人想挑撥我與夫人的關係。”柳氏解釋。

冷若霜看著她像小醜的模樣笑了笑:“父親,既然這樣不如將她們母女收入府中吧,收柳兒做義女好了。”

冷青汕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李寰也投來了讚賞的目光。

至於外界怎麼宣傳,不用想當然是冷府好心收留故意來認親的母女之類的。冷若霜就是要讓她們母女名不正言不順。

“好,就按照霜兒說的做。”

冷若霜得到回答,漫步走到柳兒旁邊:“妹妹,以後你就是我妹妹了,我有妹妹了。”笑了幾聲,向所有人說著。

柳兒還冇反應過來,柳氏就附和。

“還不快叫姐姐。”

“姐,姐姐。”

“娘子,妹妹叫什麼?”冷若霜一臉天真。

“我學識淺薄,隻能讓她隨了我的姓字。”柳氏也是如實回答。

冷若霜又顛顛的跑到冷青汕身邊。

“父親,給妹妹取個名字好不好。”

柳氏那叫一個高興,巴不得的,心想著這個女孩真是單純好騙。

李寰卻不這麼認為,她相信她的孩子一定與她一條心,就那麼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她的舉動。

冷青汕又低身將冷若霜抱了起來。

“那霜兒說,妹妹叫什麼好。”冷青汕本來就冇有將這外來的放在心上,同樣都是他的孩子,但是就是覺得冷若霜會與他這般有番作為,也止不住的對她喜愛。

柳氏聽到這話,心中一驚,怎麼能讓一個小孩子取名。

冷若霜就是在等這句話,故意猶猶豫豫的想了半天。

“有了!我叫若霜,如夢似幻,妹妹就叫幻雪,怎麼樣父親?”哼,前世是父親親自賜名,如今這個名字還給你,不過是從我的口中。說著抬頭詢問意見。

冷青汕眸中滿是讚許:“哈哈哈,好啊,好啊,不愧是我的女兒啊。”

李寰也十分滿意的看向冷若霜,柳氏再想反駁也說不出話來。

“父親,妹妹是不是不喜歡我起的名字啊。”說著又開始了委屈巴巴的樣子。

柳氏一聽,看向冷青汕發現了臉上的變化,暗叫不好,趕快伸手推了一下冷幻雪,冇有反應過來,一下跪在了那裡。

冷若霜看到此場景真想拍手叫好,突然笑出了聲。

“父親,妹妹這是太喜歡了說不出話來,對吧。”

柳氏以為她是在為自己解圍,連忙附和。

“對啊,對啊,柳兒,啊不,雪兒十分喜歡這個名字,是吧雪兒。”

冷幻雪就跪在那,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隻能點頭答應。

冷若霜就是不出聲,看她能跪多久。

故意伸了伸懶腰,打著哈欠,語氣含糊。

“父親,母親,女兒累了。”說著摟住冷青衫的脖子,閉上了眼睛。

心裡想著,小孩身體也不太經得住折騰,也許自己現在身體確實是虛弱些。

冷青汕見狀遣散了眾人,慢步抱著她向主殿旁的主屋走去,李寰跟在身後也是悄悄地,就連後麵的婢女都躡手躡腳,生怕一個不是吵醒了這個寶貝。

冷若霜不知何時睡著的,醒來已經是將近夜晚了。

“巧兒。”

“怎麼了小姐。”巧兒聽到聲音快步走了進來。

“父親母親呢?”

“老爺和夫人陪了小姐你一個時辰然後有事被叫走了。”

冷若霜點點頭,又繼續問:“她們母女呢?”

巧兒會意回道:“她們被安排在了後院的那個小屋子。”

得到滿意答覆後,心情十分舒爽。

“我們出去走走。”冷若霜突然想出去玩玩,畢竟一想到與那賤人在一個府中,就有些難受。

“可是,小姐……”巧兒想勸說,無奈知道她不會聽。

果不其然,冷若霜快速收拾好後拉著巧兒就往出走,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什麼,嘴角閃過一絲邪笑。

“巧兒你去把冷幻雪叫出來,就說我帶她出去玩。”

巧兒聽話照做,轉身就朝後院走去,冷若霜在心裡打著算盤。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