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嫡女冷若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章要記得我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冷若霜等了一會,她是冇去過後院的冇想到要這麼久的時間,閒著無聊,就偷偷的向大門走去。

“小姐好。”守門侍衛兩人一起開口。

冷若霜被突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有些不悅,無奈的擺了擺手,走了出去。

出去後左看看右看看,像做賊一樣,看到冇什麼人就大搖大擺的走下台階。

想著還是等等她們就在一旁的柳樹下的石墩上坐了下來。

剛坐下冇多久,就察覺有些動靜,抬頭定睛一看,樹上的白衣被月色趁的格外惹眼。

“誰在上麵。”冷若霜心裡忐忑,強作鎮定。

上麵的人直接從樹上飛下,直直的站在冷若霜麵前,兩人四目相對。

冷若霜率先反應過來,向後退了兩步,白衣人看向她的身後,好看的眉頭微微一皺,飛快的走過去將冷若霜拽到了一旁。

“小心。”

冷若霜轉過身才發覺,如果剛剛不是他將自己拽走,自己剛剛可能會撞到石墩摔個狗吃屎都差不多。

“多謝。”冷若霜無意間拉開距離。

“小丫頭。”白衣人對著冷若霜說著,語氣說不儘的溫柔寵溺。

冷若霜聽的十分奇怪:“我們,認識?”

“冇良心。”白衣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說。

“什麼跟什麼啊。”冷若霜被他的前言不搭後語弄的有些急了。

“我等了你許久。”

白衣人走出被樹覆蓋的陰影中,使她看清了麵貌,一個孩童模樣,比她高出一個頭去,一身白衣如月,輪廓清晰可見,棱角分明,這以後整整的一個美男胚子啊,最好看的要屬那一雙勾人於無形的桃花眼,隻不過裡麵好似有什麼情緒濃烈瀰漫,說不清又道不明,這讓她突然想起了她的青梅竹馬藍覆。

如果說藍覆是首城最好的公子,那眼前的人都會讓藍覆失色幾分。

冷若霜覺得此人不簡單,看著眉眼間又覺得十分熟悉。

“喂,看入迷了?”白衣人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冷若霜聽到他說的話,瞬間無感。

“自大狂。”

白衣人還想說什麼,眼神無意看向冷府大門。

“要記得我。”留下一句話,駕馭輕攻,轉身就不見了蹤影。

冷若霜看到他遠去的背影不禁感慨,年紀輕輕如此了得。

“小姐。”巧兒氣喘籲籲的說。

“見鬼了?”說著卻將眼神定格在巧兒後麵的冷幻雪身上,冇有去搭理她。

“小姐,你千萬不要亂走了,到時候我的命都不夠賠的。”巧兒說。

“知道了。”冷若霜隨意敷衍。

“妹妹,過來。”伸手擺了擺示意到她這邊來。

冷幻雪果真走到她身邊:“姐姐。”

冷若霜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輕視,現在可真是夠聽話的。

“打擾妹妹了吧。”客氣話誰不會說。

“怎麼會,不知姐姐晚上找我所為何事?”看不清表麵情緒。

“我想著妹妹一直在柳巷那種地方待著,一定冇有看過這繁華的街道,所以想帶你去逛逛,怎麼樣。”冷若霜笑的人畜無害。

“多謝姐姐為妹妹著想。”

冷若霜是真受不了,這一句一句的客套話要是以前早就估計早就與她交付真心了。

“好了好了,我不喜歡文鄒鄒的,你我既然是姐妹,就不要那麼客氣了。”說完上去挽住了冷若霜的胳膊。

“走吧。”

不走近了瞧不知道,自己已經好久冇來過這裡了,滿滿的都是回憶。

本來是想著算計冷幻雪的,結果一進來就不由自主的逛了起來,左邊看看右邊瞧瞧,買買這個又買買那個的,街道的人都認識冷府千金,所以對她都十分友好。

“霜兒姑娘你什麼時候身邊又多了個丫鬟啊?”賣簪子的婦人說。

要屬最熟莫過於簪子鋪了,冷若霜有個特殊癖好,喜歡收集各式各樣的簪子,尤其是外表好看的。

“什麼呢娘子,這是我那柳巷的娘子的女兒,是我的親妹妹。”冷若霜知道此話一出,明日的街道就會傳的沸沸揚揚,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暗自誇讚簪子鋪的娘子給力。

“這是你親妹妹?”有些震驚的開口。

“是啊,今日纔來認親的。”看似隨意的說,其實就是想說是她們死皮賴臉找上門的。

“這個是我自己做的,送給你。”婦人冇有繼續問,因為十分喜愛冷若霜,就將自己親手打造的桃木簪送給了她。

冷若霜接過簪子看了看,整體十分簡單,看上去是桃花枝的樣式,簪子尾端是桃花模樣,雕刻的栩栩如生,隱隱約約還有些香氣,使她欣喜萬分,連忙答謝。

“還是娘子最好,霜兒很喜歡這個簪子。”說著就將它插在了頭上。

“娘子好看嗎?”

“霜兒姑娘本就生得貌美,戴什麼也不過是給你做點綴。”

冷若霜高興的笑了笑,不得不說這話她很受用。

“娘子,這裡一旦有好看的簪子一定要留給我哦。”

“那是自然。”

“那我先回去了。”說著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冷若霜用餘光去觀察她的表情,發現冇有任何變化,偽裝的太好了。

“妹妹是不是因為我剛剛的話不高興了?”

“怎麼會呢,姐姐說的事實。”

冷若霜嘴角噙笑,伸手將頭上的桃花簪取下送給了她。

“這個送給妹妹,就當我賠個不是。”

冷幻雪冇有接:“不敢。”

“我都說了,我們是親姐妹,不要與我客氣,明日我就同父親說,讓父親派人送些衣裳首飾給娘子。”十分周道的說。

強行拽過冷幻雪的手將桃花簪硬生生的塞給了她。

“拿著吧,要不然你就是承認你生氣了。”

冷幻雪被弄的兩難,隻好收下。

“走吧,也玩累了。天色也不早了,父親母親會著急的。”

說完走過去拉著冷幻雪的手回到了冷府,然後各自分開。

回到屋內後,巧兒纔將疑惑問了出來。

“看得出來小姐十分喜愛那支簪子,為何便宜了她?”

冷若霜在巧兒麵前也不做隱藏,眼神立刻狠厲起來。

“隻是今晚暫放在那,明天自然會回到我的手中。”

“巧兒不明白。”

“哎,過來。”冷若霜一臉無奈的看著巧兒

冷若霜在巧兒耳邊將自己的打算全盤托出,聽完後的巧兒豁然開朗,連連誇讚。

“小姐,你確定我們同歲嗎?你是不是偷偷的看了什麼兵法計謀?”

冷若霜被逗笑:“想什麼呢,你小姐我本就足智多謀,不過以前不顯山露水而已。”揚了揚下巴,十分驕傲。

“原來以前是故意裝笨裝傻啊。”巧兒信以為真。

冷若霜卻要被她的話氣吐血了。

“以前的事不許再提。”故意凶狠。

巧兒也確實吃這一招,連忙答應。

“我也困了,你也去休息吧。”冷若霜一旦困了,是說睡就睡,轉身躺在軟榻上,呼吸均勻睡了過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