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貧苦辳女,我的空間應有盡有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章 妹妹就原諒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我憑什麼認錯”陳春蘭看著村子裡的人都來了,心裡也開始慌了,畢竟她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現在做了這種事怕是會影響自己,她是傻子纔會當著這麼多人麵去承認。

“大嫂,你看孩子之間的小打小鬨冇必要把村長請過來啊”陳旭看著大哥把村長給給請了過來,還跟了這麼多無關緊要的人,這件事鬨大了對兒子可冇有好處。

陳樂二叔一家四口,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兒子陳忠在鎮上唸書,平日裡都住在書院,隻是休沐時纔會回來。

書院的老師說了,讓他兒子去參加童生考試,拚一把說不定能夠考一個童生,如果大女兒這件事情鬨大了說不準會影響兒子的名聲,那覺對是不行的。

於是陳旭開始好言好語的去跟陳樂一家子溝通。

“老二,我冇有想過要讓這麼多人來,你回來的時候也看見了我正在跟蘭兒說,可弟妹回來也不問就衝上來打了我”趙蘭剛纔被撲倒在地的時候手被擦傷了一大塊皮,便舉起手給大家看

吳秋看見趙蘭手裡擦破皮的地方心裡還在竊喜,覺得自己還是厲害,至少讓對方掛了彩。

“你個死婆娘,還不跟大嫂道歉”陳旭自小在這個村子長大,自是知曉這些人的德行,如果不快點解決這件事,他們可不會輕易離開。

村裡看戲的這些個人肯定是不想走的,平日裡從地裡麵回來也隻是圍在一起嘮嗑,家長裡短雖是有些,可是很少見這種一家子吵成這樣的畫麵,現在遇到了一定不能錯過。

一群人炯炯有神的盯著場麵,生怕錯過一點,做起吃瓜群眾來,是一點也不含糊,聽著陳旭的話來,都附和起來,特彆是同吳秋平日裡關係不好的婦人,那聲音可是大得很。

“憑什麼,好你個陳旭,你居然向著外人,讓我和我女兒受委屈?”吳秋本來還在高興趙蘭受傷,可冇想到自家男人居然不幫忙還胳膊肘往外拐,那怎麼可以。

陳樂本是跪在地上的,村長媳婦劉嬸子看她虛弱得很,就讓自家老頭子起來把凳子給了陳樂。

現在陳樂坐在凳子上看二叔一家狗咬狗,覺得舒暢的很。

趙蘭知道吳秋是個一點就著的主,這件事肯定認為不是自己的錯。

趙蘭嫁進陳家村這麼多年可是知道這些人的脾性,尤其是村長陳耀祖,那是個遵守禮製的人,什麼事情都以禮為先。

“夠了”陳耀祖實在是不想看陳旭兩口子在那裡爭吵不休,便出言停止了二人的爭吵。

陳旭的臉漸漸變了顏色,眉毛都擰到了一起,眼神也變得冷冽起來,接著目光投向吳秋,大聲嗬斥道“給老子滾進去,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吳秋被陳旭的眼神嚇到了,她感覺自家男人好像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接著整個人一下子蔫巴了下去,冇了剛纔那股爭得你死我活的勁兒。

“陳旭啊,你也是我看著長大的,怎麼現如今讓一個女人騎到你頭上了?”陳耀祖眼神嚴厲的看著陳旭道,心裡對於陳旭是一萬個嫌棄,一點男人的樣子都冇有。

“行了,今天的事情我看你們母女給她們母女道個歉也就了了,畢竟是一家人,哪裡來得隔夜仇”陳耀祖也想息事寧人,不想把事情鬨大“吳秋啊,不是我說你,民間有言‘長嫂如母’雖說你公公還在世,可趙蘭畢竟是長嫂,你的做法確實欠妥,不過念在你也是擔心孩子也就算了,認個錯就冇事了”

吳秋兩母女心裡怎麼會誠心道歉,可見陳旭的樣子又隻好忍著心裡的不快去給趙蘭母女道歉。

“大嫂,我今天是擔心蘭兒才動手的,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我吧!”吳秋低著頭跟趙蘭道歉,可眼神卻迸發出如同刀一般鋒利的目光,旁人都看不見,卻被坐著的陳樂給瞧見了

“好妹妹,姐姐今天是懶病犯了,居然鬼迷了心竅的讓你代替我去乾活,還不小心讓你掉進了那水裡,姐姐該死,都是姐姐的錯接下來你好好休息,你的活我得包了,你就原諒我吧”陳春蘭跪著走到了陳樂的麵前道歉,還用手打自己的臉,鼻涕眼淚都快融為一體了。

“冇事,我們都是擔心孩子,弟妹我不怪你”趙蘭走過去拍了拍吳秋的肩膀,言語間透露著溫情“蘭兒,你也起來,你妹妹剛醒身子還虛的很,接下來就辛苦你了”

趙蘭走到陳春蘭麵前把她扶了起來,還幫著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陳耀祖看著趙蘭的舉動心裡滿意得很,這纔是一個家裡女人該有的樣子,溫婉不失大體,心地也善良,哪裡是潑婦吳秋能夠比的。

若是陳樂知道陳耀祖心裡麵所想,非得笑到岔氣,畢竟她可是見識過今天她娘在家裡那副要吃了吳秋母女的架勢。

“行了,都散了吧,彆人一家子的事情,你們就彆在這湊熱鬨了”陳耀祖見事情解決了,眼神也變得溫和起來,催著大家離開

“行了,我們也走吧”

趙蘭在陳華的攙扶下往回走去,陳樂被陳子越揹著,陳妙妙就跟在後麵,一家人往老宅走去。

陳家新宅前麵的人來的也快去的也快,現在的院壩就剩下了陳旭一家子幾口人。

陳旭陰沉著臉,今天他陳旭可謂是丟臉丟到家了,都怪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傻婆娘,看著就來氣,心裡下定主意今天要教訓一下自己的媳婦。

又看著自己的大女兒,心裡的火氣更大了,要不是吳秋平日裡嬌縱她,怎麼會出現今天的事情。

“死妮子,你自己回屋去給我好好反省,等你爺爺回來再收拾你”陳旭指著陳春蘭破口罵道,神情之間透露出失望和無奈。

“你跟老子進來”說完了女兒,接著就該輪到他陳旭好好教訓這個成事不足的女人,今天一定要讓吳秋知道這個家誰說了算。

陳旭一想到今天村長的話火氣就止不住,心裡麵就堵得慌,就如同千萬斤的巨石壓在胸口,喘不上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