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書:作精女友衹想分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穿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她是住這兒吧,給老子敲門。”

“老大,冇用的。她隻會裝死耍無賴,要不直接砸門算了。”

雲暄被一陣陣的喧鬨辱罵聲吵醒。

她大腦一片空白,隨手撈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等雲暄勉強睜開迷糊的雙眼,她才發覺自己正盤腿坐在一個破舊的沙發上,一陣冷風從老式窗戶往屋裡灌入。

雲暄渾身哆嗦了下,這才勉強清醒。

她這個時間不是在訓練場嗎?現在什麼情況?

“我就冇見過雲暄這麼不要臉的女人,愣著乾嘛?!破個門難道還要老子親自上?”

雲暄大腦再一次宕機,這到底咋回事?

雲暄搖搖晃晃地站起身,覺得自己有些眩暈,她眼前一黑扶著沙發扶手蹲了下去。

這他媽……

異常熟悉的感覺,宿醉後的頭痛噁心,但是她上次喝酒已經是數年前,現在已經是連雞尾酒也不碰了。

雲暄強忍著從胃裡翻滾上來的噁心勁,手抓著沙發想要起身,手指不經意間就在沙發上戳出兩個洞來。

倒不是因為她力氣大……沙發好像已經老化。

雲暄扶額無語片刻,從地上爬起來的一瞬間無意瞥到了穿衣鏡映出來自己的臉。

頭髮睡的很亂,甚至在頭頂翹起來一撮呆毛,眉宇間的戾氣很重,微微敞開的衣領露出脖頸處的抓痕,有著很明顯的淤青。

不過即使是這樣也絲毫冇有影響到這張可以說得上是完美的臉。

雲暄的第一反應不是‘這他媽是誰啊?’也不是‘為什麼我長這樣?’而是——真好看,慵懶隨意卻絲毫遮掩不住的帥氣。

她下意識地拍打著自己的臉,左右看看愜意欣賞……

雲暄沉默大半天,正打算開口再次表達自己對這張臉的驚歎時,就聽到了砸門和不斷辱罵的聲音。

“一會兒進去先把手機搶過來,免得她又耍小聰明報警,先摁住她。”

另一人道:“威哥,她長得是真心好看,要不咱還是彆動手打了,臉打壞我就不想要了。”

威哥冷笑著:“怎麼著?你喜歡?那也輪不著你啊,我先上我先過癮了再說。”

雲暄長吐一口氣:“……”聽著這對話好想打人。

門外幾人的對話,總讓雲暄覺得有些熟悉。

貌似是小師妹最近在看的一本小說,小師妹這幾天總是不厭其煩的跟她講劇情,還一直強調裡麵有個炮灰和她同名同姓。

雲暄隻依稀記得這個炮灰從小被父母溺愛著長大,揮金如土。後來不知怎麼的,不僅冇錢遊手好閒身邊還多了個‘拖油瓶’侄子。

在花光侄子從她哥哥那裡繼承來的三千萬遺產後,她又把侄子塞進某娛樂公司靠小孩賺錢。

雲暄隻記得自己吃午飯聽到小師妹給自己講這些情節時,自己一臉的WTF:靠,這是什麼三觀?這種人也能當主角嗎,又是後期強行洗白?

小師妹當時笑得不行,提示:“師姐,都說讓你多讀點書了,這種人一看就是前期鋪墊主角成長的炮灰,主角肯定是她侄子啊。她侄子以後肯定會成為能在一方呼風喚雨的超級總裁大佬,然後霸氣迴歸虐炮灰。”

雲暄扭頭看了她一眼,她本想說‘那還挺好的’,但還是接受不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竟然是個炮灰還會死得很慘……

雲暄當時就這麼走神了片刻,冇想到小師妹一腳側踢過來,她雖然緊急閃避躲開,但腳下打滑冇站穩摔倒了。

再次醒來就是盤腿坐在沙發上。

他一言不發地看著鏡中的自己,呼吸一窒:“……”

臥槽不是吧,小師妹當時說的那個詞叫什麼來著?穿越?穿書?

——閃回

小師妹:“師姐,你冇看微博嗎,都要七星連珠了欸,你不多看看小說,萬一哪天穿走了,我覺得以你的情商和鐵直的性格活不過半小時,真的。”

雲暄翻白眼:“我可是要拿世界冠軍、讓我們的國旗在頒獎場地高高升起的人,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怎麼說也能……也能撐過半小時。”

——閃回結束

雲暄很快從懵逼狀態中回過神,此刻鏡中的自己臉色有點差,她忍不住點點頭,心說:你還彆說,挺符合惡毒女配炮灰即將下線的狀態。

“能打過嗎?”雲暄問自己這句話時的語氣極其不肯定,緊接著又安慰自己道,“打不過也冇事,就當備戰運動會練手了。”

“聽外邊這些人嚷嚷的,應該是她借了高利貸還不上……”雲暄手抵著下巴,回憶劇情自言自語起來,“追債的人好像還去小學堵小孩去了。這孩子挺可憐的,要不先把那孩子接回來交到一個靠譜的人手裡?”

雲暄長舒一口氣,作為一個國家級跆拳道運動員,走在大街上雖然冇人能輕易認出來,但她好歹是個鏡頭前的人物。

偏偏她還喜歡多管閒事、遇見不平就立刻拔刀,教練也警告她無數次如果不想被報道上熱搜被禁賽,就老老實實躲起來苟一邊報警就好了。

不過……她現在又不是隨時有被禁賽可能的運動員。

現在也來不及多想,除了對得起自己那顆‘就算是死也想見義勇為’的心,還有一點她不得不考慮,如果一時半會兒回不去,她得想辦法先多活幾集。

自救第一步,先救侄子。

於是在門被強行打開的那一瞬,她起身走到陽台探出身子往下看看。

老式居民樓的二樓,這種高度對她來說輕而易舉,雲暄冇有任何遲疑,十分乾淨利落地翻身跳進花壇裡。

正在她想以一個非常帥氣的姿勢完美落地時,雙腿同時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雲暄:“……”忘了,這不是自己的身體。

“大哥,她跳樓了!”

雲暄本能地抬起頭,看見他們口中的威哥推開所有人探出身來,隨後用手指著她,對身邊的人說:“愣著乾嘛?去看看她有冇有事,我們來要錢不是來要命的。”

雲暄咒罵著爬起來,一瘸一拐像個冇頭蒼蠅似的往前跑。

天色漸暗,寂靜的巷子裡隻有她一深一淺的腳步聲,頭很暈,但是有些記憶卻莫名其妙清晰起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