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這一世少將軍不想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章 昏倒 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好!沈家一門忠烈,朕甚是欣慰!”皇帝拍案而起。

“陛下仁厚,天佑大昭,萬世永昌!”沈思朗聲道,隨即跪下重重一磕腦袋。

屋裡的眾人見此一驚,雖然有些人還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也都馬上起身,照著沈思的話和動作,重複來一遍。

“都起來吧,你們繼續上課,朕就不在這了,省得你們緊張。”

皇帝看著這滿地跪著的人,聽著這振奮的口號,心情也是無比激動,他頓時覺得自己英明神武,還能再活五百年。

他欣賞地看了看剛剛站起身來的沈思,側頭對沈貴妃說:“愛妃,你這個侄兒,朕甚是喜愛,他年紀小,身上又有傷,你以後要替朕多照顧著。”

“臣妾遵命,臣妾代沈家代兄長謝陛下。” 沈貴妃流利地答道。

臨走時,她看了一眼他這個侄兒,回過頭來跟在陛下身後的時候,她嘴角輕輕笑了笑。

她知道,如果沈思在自己這邊,自己的兒子離那個位置又近了一點。以後,是真的要對這個孩子好一點。

因為,這個孩子,確實不簡單。

有這想法的,還不止她一個。

之後的早課,太傅講了些時事,問了些策論。問到沈思,他也不再長篇大論,隨意應付兩句。終於熬到了太傅的那句:“ 今日便先到這裡了。”

沈思撥出一口大氣,起身便要離開,就聽太傅說:“安之,等一下。”

“太傅,您有何指教?”

“那首七言詩是何人所作?實在是難得的佳作,氣勢雄渾,聽之令人熱血澎湃。”

沈思笑了笑:“是學生胡亂寫的,太傅過譽。”

心裡卻是想著,當然厲害了,那可是被譽為“唐朝七絕之首”的王昌齡的《出塞》。

聽見沈思此言,太傅一驚。同時呆住的,還有正往外走的三個皇子和一個太子,大家都放慢了腳步,狀似無意地豎著耳朵繼續聽。

“此乃安之所做?”太傅不敢相信。

“隻是一首小詩,有一日我站在定遠城城樓上,有感而發,隨手寫的。”

“安之在涼州可有名師?”

“不曾,跟邊境的百姓在當地私塾唸了幾年書,能認全字自己看書簡了就冇唸了。”

“安之,你若是勤奮苦學,將來必成大器。”太傅感慨地說。

看著太傅殷切的眼神,沈思吸了口氣,招牌式的微微一笑,酒窩淺淺:“安之儘力,謝太傅。”

走出書房,沈思立馬覺得神清氣爽。耽誤了這麼多天,他終於可以回家了!

有那麼多的事情等著他去做。

“沈思”父兄和這位太子殿下的命能不能保下來,就看從現在開始的每一步了。

沈思正在腦子裡理著要做的事情的思緒,身後傳來一聲:“安之,慢走。” 回頭一看。

“二皇子殿下安。”沈思抬手一揖。

“安之果然是勇將,本王對你描述的邊關很感興趣,不知今日是否能把酒言歡細細與我道來?”

“殿下不去尚書檯?”

“冇有職位,去學習而已,何時去都行。不如,安之今日到我那裡去坐坐?”

安之,安之,叫得這麼親,我和你很熟麼?沈思微笑著聽著,心裡忍不住吐槽。等二皇子說完,他麵露為難,真誠地說:

“今日實在是要辜負殿下美意,多日不見祖母,老人家甚是想念,已經派人來交代了,早課之後必須立即回府見她。

二殿下今日文采風流,策論也見解獨到,安之也很欽佩,他日必定是要和殿下把酒暢談,不醉不歸。”

二殿下“哼”了一聲,一甩袖,大步走了,頭也冇回。

沈思心裡也是一訕,趕緊快步向宮門方向走去。

誰知冇走兩步,又聽見了:“安之,慢走。”

三殿下又來了:“安之,今天早課對邊關的描述,本王很是感興趣,不知今日是否能把酒言歡細細與我道來?”

沈思:“……”

“殿下不去尚書檯?”

“無妨,何時去都行。不如,安之今日到我那裡去坐坐?”

沈思:“……”

沈思再次麵露為難,真誠地說:

“今日實在是要辜負殿下美意,多日不見祖母,老人家甚是想念,已經派人來交代了,早課之後必須立即回府見她。

表哥今日文采風流,策論也見解獨到,安之也很欽佩,他日必定是要和表哥把酒暢談,不醉不歸。”

想了想,沈思加了一句,“殿下與我乃是表兄弟,自家人,自然與旁人是不同的,以後見麵機會多得是。不差這幾日。”

三殿下一聽此話,很是熨帖,眼睛亮了亮,隨即溫和笑道:“安之所言極是,那改日再續。”

待三殿下離開,沈思重重歎了口氣,繼續趕路。

心想,一定要早點出去,彆再出啥幺蛾子了。

“沈少將軍,慢走。”背後傳來了那個熟悉的聲音,他不會記錯。

這人七天前剛拿匕首抵著他脖子說:“我憑什麼信你?”

也是這人,這幾日臥床不起,卻整晚整晚在自己的夢裡出現,聲嘶力竭大喊:“安之,你若活下來,我就不會白死!快走!”

沈思頭也不抬,緩緩轉身,躬身行禮:“太子殿下安。”

“少將軍大才,人人都喜歡。”

“太子殿下謬讚。不知殿下有何指教?”

“少將軍今天早課對邊關的描述,本王很是感興趣,不知今日是否能把酒言歡細細與我道來?”

沈思:“……哈”他實在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看著麵前的太子殿下皺起了眉毛,盯著他,他歎了口氣,說道:

“太子殿下您有所不知,您說的話和二皇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幾乎一字不差。”

“哦?你應了他們其中一個?”

“不曾。”

“為何?三皇子是你表兄。”

沈思第三次麵露為難,真誠地說:

“今日實在是要辜負殿下美意,多日不見祖母,老人家甚是想念,已經派人來交代了,早課之後必須立即回府見她。

太子殿下今日文采風流,策論也見解獨到,安之也很欽佩,他日必定是要和殿下把酒暢談,不醉不歸。”

顧衝看著眼前的少年,哼了一聲,一個嘴角翹起似笑非笑:

“想必,少將軍這答案也與你說與二皇弟和三皇弟的一字不差吧?”

“哈哈哈。”這少年他居然,笑了起來,居然,笑得這麼好看。

他就這麼靜靜盯著眼前躬身行禮的少年抬起了頭,微笑著帶著小酒窩看著自己,眨了一下眼睛,噗嗤噗嗤地,就這麼一直看進了自己的眼睛裡。

顧衝的心忽地跳慢了半拍,不自覺又皺了一下眉。

“太子殿下英明啊。那微臣就先告退了。”

再次一揖,沈思拔腿就跑。留下了原地呆愣愣的太子殿下。

江達江超看著太子慢慢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須臾,放下手,閉了閉眼,淡淡說道:“派人跟著他,回來報與我知他做的所有的事,事無钜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