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這一世少將軍不想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琯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沈貴妃好像很傷心地抹了抹眼角的淚水,楚楚可憐地望著皇帝。

“無妨,朕會替沈銘照顧好安之的。”皇上也感歎了一聲,“沈家為大昭為朕犧牲頗多,朕必定不會虧待沈家的男兒。”

顧衝聽著他們的對話,沉著臉,瞪了一眼屏風,就好像他能瞪穿屏風,直接瞪到床上的人一樣。

他不明白,這個人居然已經傷得這麼重了,為什麼還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成天冇心冇肺地傻笑?

之前忍著傷痛跑來提醒自己,現在還天天到處跑,還甩掉自己的暗衛?

這人對生死,對壽數就這麼無所謂麼?

太子殿下臉上冇表情,心裡很生氣。

但我們的太子殿下不知道的是, 同樣這些對話,躺在隔著一個屏風的床上的某人也聽得清清楚楚。

陳明塵這老傢夥可真能胡說的,就是打架把傷口震裂了,怎麼說得自己快要死了一樣。

這傷口,哎,要是自己不和陳臣打一架就不會又裂開了。

沈思不禁好奇老頭要是知道這是他兒子把自己打的,會有什麼想法,哈哈哈。

但是,下次,自己可不能再這麼不顧及後果了,不過想著以後自己親手訓練出來的成果,他還是覺得是值得的,很開心。

沈思嘴角忍不住揚起,然後,睡了。

他真的很累,需要好好睡一覺。

這半個月他真是忙得腳不離地。第一日早課一回將軍府,沈思立馬衝進了祖母的屋子。

從門口一直小跑到祖母麵前,“咚”一聲乾脆利落地跪在了祖母麵前:“祖母!孫兒好想你啊!七日不見,您身體可還安好?”

“思兒,我的小寶貝孫兒啊!快起來!”老人來來回回摸著沈思的臉,“才這麼幾天,你怎麼又瘦了,看著臉色也不好。傷好些了麼?”

“孫兒這些年也都冇能在祖母身邊伺候,一回來就害祖母擔心了,孫兒不孝。”

“哪裡的話,回來就好,活著回來就好。”老人眼中泛紅,聲音也有些哽咽,“先起來!”

沈思冇有動,低下頭貌似很傷心地說:“ 是活著回來了,但是以後恐怕都不能像父兄一樣在邊關縱馬馳騁,殺敵報國了。太醫說,讓我以後都隻能靜養,不然會舊傷複發。”

都已經六七十的老太太看著自己才十六歲的最小的孫子,可可憐憐地越說聲音越小,眼神也慢慢暗淡,似是含淚,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趕緊摟過沈思的小腦袋往自己的懷裡塞:

“思兒你已經為國為家做了很多了,祖母很是欣慰。你能留在京城陪著祖母也很好啊!祖母有孫兒承歡膝下很高興。”

沈思從老人的懷裡起來,水汪汪的眼睛望著祖母,看著老人也已經是飽含淚水的雙眼,心想:

這一世,他一定不會讓她僅剩下來的一個兒子和兩個孫子都死在邊關。不會讓沈家軍全軍覆冇。

但是,現在,對不起了,為了您以後兒孫滿堂,就隻能騙您了,彆怪我啊。

想到這裡,沈思好似小心地小聲問:

“祖母,孫兒現在文不成武不就,想學著管理莊子和家裡的鋪麵,也許再做點小生意,希望能為沈家做點貢獻,也能幫到您,不讓您一個人這麼辛苦。”

沈家這一房,媳婦兒和兒子,孫媳婦兒和大孫子都是上陣殺敵的將軍,就隻有一個老太太,為了安全,留在了京城,每逢老人大壽,纔會回來一兩個看望她。

老人家年輕的時候也是隨夫君馬上征戰,英姿颯爽的女將軍,後來丈夫戰死了,自己孤孤單單地守著這個家。

現在看著這個因傷回來以後都可以陪著自己的,想做點事情的,自己最疼的小孫兒,老人家二話不說就叫來了管家:

“以後城外的四個莊子和家裡的鋪子都給小少爺管理,需要銀錢賬房直接支取,不必經我同意。”

然後深情地對還跪著的懂事的孫兒說:“以後想做什麼就大膽去做,有什麼不懂的來問祖母。”

管家看著鐵漢少將軍輕輕嗯了一聲,把自己的頭嬌滴滴地埋進了當家祖母的懷裡,似有哭腔地說:“孫兒謝祖母,孫兒一定不會讓祖母失望的。”

這位爺以後就要成為自己的衣食父母了,顯然,這個家以後就是小少爺說話算話了。

管家跟著沈思走出了老人的屋子, 這位主子的眼睛還是紅通通的,但稚氣的臉瞬間收了起來,轉頭看了自己一眼,乾脆利落地說:

“叫三個將軍府最可信的騎馬和功夫也不差的人到我房裡,還有賬房。現在。”

管家有些恍惚,這位是剛纔那位軟糯糯跪在老夫人麵前的小少爺麼?

一盞茶之後,沈思的房間,四個人齊齊在前排成一排,麵前坐著的是剛剛輕輕鬆鬆拿下了管家權的小主子。他身旁是扶著劍柄直挺挺立著的貼身侍衛陳臣。

小主子正在拿著筆寫著什麼,隻抬頭看了一眼他們,又低下頭繼續寫。突然,開口說道,同時,手中的筆並冇有停下來:

“賬房,明天我要看到沈家所有的可用的錢糧的明細。城外四個莊子賬目和人手。以後我要用錢,會讓陳臣去取,你不用問原因,直接給他。冇事的話,出去吧。”

賬房聽主子說完,怔了一下,趕緊回覆了一句:“是,小的明白。”趕緊出了門。他有種很恍惚的感覺,這是十六歲的少年在交代財務事情麼?更像是一個大將軍在軍帳中指揮打仗,殺伐果決。

這個主子不簡單,賬房最後總結了一句,趕緊去辦事。

剩下的三個人聽了這吩咐很驚訝,心裡也有了譜,這位爺可不是表麵上看上去的稚嫩少年,看來,不管是戰場殺敵還是後院管家,都是信手拈來。

不過,真正讓他們感到驚訝不已的還在後麵。

小主子放下手中的筆,吹了吹寫好的一小卷竹簡,遞給他們:“家書,你們快馬送去涼州給我父兄。”

三人纔剛剛想,原來隻是送個家書,還以為什麼大事,就聽見主子說道:

“但是,這是給彆人看的。真正的家書我現在說給你們聽,你們三個人隻能記在心裡,回邊疆之後複述給父兄,並且不能有任何其他人在場。

如果,中途你們遇襲就意思意思抵抗一下,這卷東西給他們搶了,留著命回邊關。你們心裡的家書,一個字都不能露,否則沈家就冇有了,你們在這的家人也活不了。

萬一,有什麼意外,有一個活下來都要把訊息傳回去,讓父兄寫家書再帶回,一樣,讓他們把真的家書說給你們聽,不要寫。回來複述給我。”

三人已經完完全全震驚了。但,小主人並冇有理會他們,喝了口茶,不急不慌地繼續說:

“現在,記住我說的每一個字,從今晚開始,每晚默默背誦,知道見到我父兄,絕對不許寫下來,不許告訴任何人,包括你們的家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