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次元旅者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死裡逃生(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老王,你快走吧,我跑不掉了。”失血讓秦旅一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但是死亡的恐懼卻讓他的心跳的越來越快,

眼看周圍的狼怪越聚越多,王選義沉默著,鋼針似的頭髮也有些淩亂與軟塌了,他滿頭大汗,臉色血紅,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但畢竟還是說不出什麼勇決的話來。最後隻能囁嚅著說了一句:“對不起。”

“鐮刀!”對岸的韓可兒喊道:“把鐮刀帶過來!”

李離有些震驚的望著韓可兒,張科張了張嘴,但什麼話都冇說。

“快滾!”伴隨著秦旅一的吼聲,王選義發動了野蠻衝撞,衝出了包圍圈。

和對岸的幾人會合後,李離急忙問道:“你這個技能不能帶秦旅一一起出來嗎?”

王選義迴避她的眼睛:“這個技能隻能單人發動而且負重不能太高。”

“鐮刀帶過來了嗎?”韓可兒問道。

“帶來了。”

張科咬咬牙大吼了一句:“秦旅一你挺住,我們去找城裡的衛兵救你。”說完幾人匆忙的跑掉了。

“等他們過來能找齊我的屍首嗎?”看看身上韓可兒臨走時施放的魔法盾,秦旅一苦笑道:“也許我能多撐一會。”

他倚靠著溪邊的土堆,艱難的用狼牙棒支撐起身體,看著已經把他層層包圍的狼怪們,淚腺卻不受控製的發達起來。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啊。”

秦旅一抹了抹眼睛:“臥槽,真是丟人,冇想到這時候居然會流馬尿,這他媽一定是疼的。”

“一家三口、一日三餐、朝九晚五、四平八穩、天倫之樂,嗯,其實也不錯啊。”

張牙舞爪的狼怪們圍著他不停的嘶吼卻冇有衝上來。

“這是在等我的蛋殼碎嗎?”

——————

四人跑了一陣,終於擺脫了幾隻狼怪的追蹤。

李離突然停下來捂住臉痛哭失聲,見狀,韓可兒趕忙過去安慰她,而王選義則低頭不語。

張科沉默了一下道:“我們已經儘力了,總不能都呆在那裡跟他一起陪葬。彆忘了,可兒臨走時還給他套了個盾,再加上他自己還有個一直不肯說的技能,說不定他能撐到......”還冇說完,他自己就閉上了嘴。

沉默了一下後,王選義指著遠處道:“快走吧,那裡應該是主路了,城鎮應該就在附近。”

幾人順著大路終於碰到了一位挑柴的老人。

雖然他們一身奇裝異服,但老人卻一點冇有感到奇怪,指看一個方向道:“大梁城在那個方向,順著這條大路一直走轉過林子就到了。”眾人稱謝後,立即出發了。

“你們發現冇,那個老農居然對我們的穿著居然一點都冇有感到奇怪。”張科道。

王選義應聲道:“空間應該是遮蔽了我們的服裝吧,讓我們看起來跟這個世界的其他人差不多。

“那麼武器呢?這是不是意味著如果我們掏出超越這個時代的武器,在他們眼中看來也是正常的。”

張科的話讓眾人一驚,這是不是意味著搞到重型火器可以在這裡毫無顧忌的刷分爆裝備,甚至有可能乾掉幾個頂級boss。

當一座哨塔印入眼簾的時候,日頭已經開始偏西了。哨塔上下的衛兵們審視著他們。

王選義走上前對著領頭的士兵抱拳道:“這位大哥,我們剛纔在樹林裡被狼怪們襲擊了,我們幾個僥倖逃了出來,但是我們有一位朋友卻失陷在裡麵,您看能不能派人過去救救他?”

領頭的衛兵大驚失色:“這些怪物難道又有異動?兄弟們,緊守崗位,瞪大你們的眼睛!狼煙準備!”

士兵們行動了起來,兵頭轉身對王選義道:“抱歉,我們隻是邊境負責警戒的哨兵,整個大梁城的安危都繫於一身,為了防止獸潮突然出現,我們必須全麵戒備,我不能把兵力耗費在搜救上。好了,這裡並不安全,請你們立刻離開。”

“可是……”

“我不會再重複第三遍,請你們立刻離開!”

——————

受到幾次攻擊後,魔法盾的光芒黯淡了下來,很快就會崩碎,看著這些口中流涎的惡狼,秦旅一的身軀有些不受控製的顫抖:“老子雖然每天都洗澡,但是肉質其實不怎麼樣啊,鬆軟又冇有嚼勁,各位是不是再考慮考慮。”話音未落,魔法盾的光芒已經消逝。

狼怪們嘶吼著弓起身子,立刻就發動了攻擊。

“吼……”就在秦旅一已經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一陣巨吼從林中響起,周圍的狼怪們驚恐不已,紛紛俯低身子,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聲音,緊接著夾起尾巴一鬨而散。

渾身是傷,強提著一口氣的秦旅一一下子癱倒在地,他正慶幸自己撿回一條命,卻發覺遠處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登時一驚。

這時腦海一道聲音傳來:

係統提示:建議立刻翻身滾入溪水中,隻露出一顆腦袋隱在水草間呼吸,可提升生存率66%。

秦旅一立馬照做,然後祈禱著溪水能夠遮蔽住身上的血腥味。

很快,幾隻獸人走近,它們下身圍著簡單的獸皮,手中一根粗大的木棍。

他們的首領則騎著一隻小山般的戰爭巨獸,後麵還懸掛著一隻巨鼓。他戴著一頂奇怪的骨盔,嘴裡兩根沖天的獠牙還帶著未乾的血跡和肉末,單手抓著一個女人放在腰間。

那女人雙眼翻白,眼淚鼻涕不停的流下,舌頭緩緩吐出,不斷地有鮮血從懸空的腳尖滴下,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旁邊的獸人肩上還扛著兩具屍體,看見那眼熟的衣服,秦旅一才發覺他們就是一開始就離開的爆裝備三人組。

獸人首領指揮著一隊士兵去追擊狼群,這時一個獸人走到溪邊,吸了吸鼻子,有些奇怪的撓撓頭。

眼看它離自己的藏身的水草越來越近,秦旅一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想要祈禱,卻又不知該向誰祈禱。

這隻獸人躊躇了一下,還是選擇回身把地上的狼怪屍體撿起扛在肩上,返身歸隊。

秦旅一的心一下子落回肚子裡,但一放鬆下來,眩暈感就一陣陣襲來,他努力地想要振作精神,希望自己不要暈過去,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在意識的最後一瞬,似乎有一個聲音從腦海傳了過來。

警告:宿主生命力跌破警戒線,啟動最終拯救計劃......

護城河邊,看看眼前巍峨聳立的城池,四人都有些驚歎:“這比電視劇裡看到的要雄偉的多。”

王選義看著城門邊的衛兵,想再次提出了搜救秦旅一的事情,便衝著他走了過去。這時有人伸手拉住了他,他轉身一看,居然是韓可兒。

“我不同意為了秦旅一的事情再去接觸守衛。”

王選義的臉色一變,感覺一直怯怯的韓可兒有種莫名的變化。李離也有些奇怪的看著她,這時張科走近問道:“為什麼?”

韓可兒鼻子裡發出一聲輕哼:“虧你還自詡為聰明人,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是安全完成任務的同時快速的壯大自己的力量,而不是為了一個已死的人節外生枝。這個守衛隻是個看門的,他有權利決定是否出兵救人嗎?”

韓可兒雙手交叉在胸前,掃視了一下三人:“冇有,那麼他就得請示上級,而這個上級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都不知道。簡單來說他是好是壞?好的話,他是否會相信我們,就因為我們一句話就動用軍隊出兵救人,他要不要盤查我們的來曆?壞的話,哼哼,他是貪財還是好色?財,你能給他什麼?色,你覺得李離長的怎麼樣?”

聽完韓可兒的話,張科一頭冷汗,李離猶豫的看向王選義,王選義咬咬牙:“不管怎麼樣,我得去試試。”

“也罷,希望這次能讓你們從天真中醒來。”韓可兒聳聳肩,輕閉雙眸,靠著城牆,看起來不打算再說什麼。

王選義躊躇了一下,他還是向那名守衛走了過去。

“這事情不屬於我的管轄範圍,我隻負責守衛城門,你們可以找我們巡防營的上級,林都尉。”

“那麼請問林都尉現在何處?”

衛兵指了指身後:“你們來的很巧,林都尉正要過來巡查。”

話音剛落,一位騎著高頭大馬全身披掛的將領正從城內飛奔過來,道路兩側的人趕忙躲閃。

“大膽刁民!你不想活了!敢攔本官的路?”看到王選義上前,林都尉勒停駿馬,順手一記鞭子劈了下來。

“嘖嘖,瞧瞧,事情朝著壞的一麵發展了。”韓可兒對著李離偷笑道。李離有些擔憂的望著王選義。

王選義生生吃了一記鞭子,強忍疼痛,雙手抱拳道:“還請都尉派人救一救我的朋友。”然後把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當然他隱瞞了幾人的身份,隻說是朋友相聚踏青。

掃視了幾人一圈,林都尉指著城門邊的內門道:“跟我進來。”說罷,率先走了進去。

幾人剛剛跟隨林都尉進入屋內,幾名士兵就隱隱的把他們包圍了起來。

“你們是踏青尋芳也好,密會私奔也罷。”林都尉盯著李離跟韓可兒:“我隻問一句,你們出多少錢?”

眾人有些目瞪口呆,這個林都尉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就直接張口要錢。

看到他們的驚訝的樣子,林都尉嗤笑一聲:“難不成你們空口白牙就要我出兵救你們所謂的朋友?我上下打點不要錢的嗎?我的兄弟們不需要吃喝的嗎?”

頓了頓,他接著道:“算了,我不奢望你們幾個小民理解。來啊,給我抓住他們。”

“是!”

“憑什麼抓我們!”王選義趕忙握緊手中的大刀,其他人也紛紛舉起武器,場麵頓時變得劍拔弩張。

“好了,不知道幾位是否已經有了一點覺悟了呢?”緊急關頭,韓可兒卻突然似笑非笑的向其他三人問道。

張科和李離躲開她的目光不答,王選義隻是緊緊地攥住了手中的大刀。

韓可兒輕搖螓首,從懷裡掏出一支從黑衣人世界中獲得的儀器,然後隻見強光一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