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次元旅者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死裡逃生(四)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盔甲上身之後,秦旅一的寒冷Debuff也隨之消失。

秦旅一趕忙檢視一下他的數據。

臨時編號NA15173(試煉者模板,主線任務完成,迴歸空間後將正式給予編號)

姓名:秦旅一

種族:人類(α宇宙空間室女座銀河係屬地球碳基構裝人形生命體)

生命值:50

力量:5(10點為普通人類男性極值)

體質:5

敏捷:5

精神:4

感知:7

魅力:6

裝備數據:

物品:

天賦:子彈時間(?),你可以被動進入時間流速緩慢的狀態,用以思考及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秦旅一有些疑惑,這似乎有些語焉不詳,這個天賦介紹和剛纔出現的情況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一致。

他剛纔確實進入了時間流速緩慢的狀態,但是剛纔的那兩個選項又怎麼解釋呢,似乎是以前輔助係統的閹割版,以前那個是教他怎麼做,而現在這個則是給他選項讓他自己選擇怎麼做,好像更自由民主了呢。

——————

“那邊的門打不開,我們來看看這個。”拉羅夫走向對麵的木門。

“快!跟上,有犯人逃出來了!”城堡內部有聲音傳了過來。

“是帝國人!快躲起來。”兩人連忙緊靠牆壁,藏在木門後。

領頭的是剛纔在刑場的女軍官,她身後還跟著三個帝國士兵。

拉羅夫回頭示意了一下秦旅一,待他們穿過門口,他猛然衝上去,砍翻一人,踹倒一人,然後襬好架勢與匆忙拔出武器的女軍官對峙。

拉羅夫的餘光掃到秦旅一,發現他還站在原地發愣,大喝道:“你在乾什麼?快拿起武器,戰鬥!”

秦旅一一驚,連忙拎著斧子上前幾步。

女軍官歪了歪嘴角,示意手下:“你們兩個,乾掉他!”匆忙爬起的士兵趕忙和自己的同伴圍住了拉羅夫。

眼看女軍官緩緩走近,秦旅一隻能步步後退,然後撞倒了牆角的木椅。

秦旅一想回頭看一眼,他剛側過臉,女軍官獰笑著大步上前,一劍劈了過來。

秦旅一匆忙架起手斧,呯的一聲,他的手斧被打落在地。

要塞內陰暗的光線也無法遮住女軍官陰冷的眼神,緊接著女軍官一腳把秦旅一踹倒,然後砍向他的腦袋。

秦旅一趕忙從地下抄起一樣東西,擋住了來襲的長劍。

木椅的腿被削斷了兩根,秦旅一喘著粗氣站直身體,雙手緊緊握住木椅的靠背,盯住女軍官。

“啊!”一聲慘叫從女軍官身後傳來,秦旅一眼珠晃了晃,他很想看看是誰,但卻絲毫不敢把眼睛挪開,隻能死死的盯住麵前的敵人。

女軍官卻不為所動,冇有絲毫猶豫的一劍刺了過來。

秦旅一連忙用木椅擋住,劍身刺穿木板,很快力竭擦著秦旅一的身體停了下來。

女軍官剛想拔出劍,秦旅一用力一擰,長劍脫手,他還冇來得及露出喜色,就被一腳踢中腹部,木椅裹夾著長劍落到遠處。

女軍官拾起剛纔掉落的手斧,微微皺了下眉頭。

她所接受的正規帝**事訓練裡包含了各式各樣的武器,其中當然有短斧,然而對於這種叛軍最常用的製式武器她卻嗤之以鼻,認為這是野蠻和無序的象征。

她最擅長的武器還是長劍,並不想使用短斧戰鬥,然而這一切並不妨礙她解決麵前這個敵人。

秦旅一咳嗽了幾聲,趕忙繞著長桌跑了起來。

這個在大廳內的長桌大約是會議或聚餐用的,看樣子能坐下近20人,想來女軍官一時半會攆不上他。

拉羅夫猛地一斧砍下,逼得麵前的帝國士兵回退了一步,接著把左手的斧子向秦旅一腳下扔了過去:“小子,不想死的話,就握緊你的武器,戰鬥!”

秦旅一趕忙跑過去撿起斧子,這時女軍官趕到,一斧揮下。

秦旅一連滾帶爬的想要躲過,但腹部還是捱了一下。

他趕忙架起武器,準備防禦女軍官的攻擊,卻發現她不知何時繞到了拉羅夫身後,秦旅一心中一驚,大叫道:“拉羅夫!”

拉羅夫顯然有所警覺,但他還是選擇繃緊後背硬受了這一擊,並一斧結果了身前的帝國士兵。

風暴鬥篷的鎧甲顯然為了兼顧保暖與強韌而犧牲了防護力。

女軍官一斧破開護甲,鮮血飛濺。

拉羅夫忍著劇痛,回身一斧掃了過去,女軍官低頭躲開了這含怒的一擊,但是頭盔被打飛了。

拉羅夫踉蹌了一下,感覺有些眩暈,他趕忙單膝跪地,體力在飛快流逝,顯然傷的不輕。

女軍官衝上前想要乘勝追擊,拉羅夫起身雙手握住斧柄擋住她的武器,但後背的劇痛卻讓他無法發力,眼看漸漸地再次跪倒在地,女軍官的臉上露出獰笑。

關鍵時刻秦旅一的天賦終於發動。

選項框再次跳出:

1.衝上去,砍死她!一定機率殺死敵人,大概率被反殺。拉羅夫好感度大幅增加,後續加入風暴鬥篷可能性大幅上升。

2.把斧子扔過去,砸死她!一定機率擊傷敵人,大概率救出拉羅夫。拉羅夫好感度增加,後續加入風暴鬥篷可能性上升。

3.跑!大幅提升生存機率。拉羅夫死亡。

看完選項,秦旅一暗暗吐槽:果然莽夫就是拉羅夫的處世美學。

不管後果怎麼樣,隻要衝上去莽,拉羅夫的好感度都會大幅增加。

躲在後麵丟斧頭,安全而且能救出他,但是他對你的好感度上升也隻是普通幅度。

最後的逃跑選項,秦旅一是不會選的,他也許會逃跑,但絕不會是現在。

秦旅一奮力投出了他的手斧,劈在女軍官的背上。

這一擊並冇有造成多大的傷害,卻成功的打散了她壓製拉羅夫的力量。

這時拉羅夫趁機用最後的力氣架開女軍官的武器,頭部猛地撞向她的眉骨。

隨著一聲慘叫,女軍官倒在地上。

拉羅夫強忍著眩暈感,癱坐在地,大吼道:“小子,快殺了她!快!”

秦旅一一手捂著傷口,一手撿起斧子走過去,有些躊躇:“她隻是個女人,真的要殺她嗎?”

“你在猶豫什麼?秦!她也是帝國人,再不動手我們都得死!”

秦旅一緩緩地抬起手,猶豫著要不要砍下去。

女軍官此時突然醒轉,發覺有人提著武器站在身前,想也不想,摸起身邊的斧子揮了過去。

大腿上一陣劇痛傳來,秦旅一大叫著一斧砍了下去。

擊殺帝**士長,風暴鬥篷好感度 10,積分 15。

過了一會兒,拉羅夫緩緩站起:“檢查一下屍體,看看有冇有鑰匙和其他有用的東西。”

見秦旅一癱坐在地上發呆,他又道:“第一次殺人就彆想太多,秦,在天際,你很快就會習慣的。”

秦旅一沉默了一會,抹乾淨臉上的血跡,然後站起身,開始在屍體上翻檢。

“獲得一般物品:海爾根要塞鑰匙。”

拉羅夫指著女軍官的屍體道:“這個女人身上的重甲是很不錯,你把它換上吧。”

“你穿吧,你比我更需要。”秦旅一搖搖頭,撿起地上的帝國頭盔遞給拉羅夫。

“唔...雖然我的盔甲破損了,但我還是不想穿帝國人的東西。”

“隨便你。”秦旅一聳聳肩,把頭盔戴上,然後用鑰匙打開了鐵門。

兩人通過一個螺旋石梯向下走去,石頭落地的巨響時不時傳來,看來要塞快禁不住巨龍的攻擊了。

拉羅夫突然示意秦旅一停下來,兩人緩緩地走到一扇門前,這時裡麵的聲音傳了過來:“拿上有用的東西,我們倆快點跑。”

兩人偷偷的往裡麵打量,拉羅夫輕歎道:“要是剛剛換上帝**官的盔甲,也許我們能矇混過關。”

“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就不要後悔。”

“好吧。隻是,接下來的戰鬥,你不要再猶豫不決了。”

秦旅一有些尷尬,深吸了一口氣:“放心吧。”

“塔洛斯護佑著我們!”拉羅夫吼叫著衝了進去,秦旅一握緊武器緊隨其後。

屋內的兩個帝國士兵顯然嚇了一跳,連忙拔出武器,迎了上來。

拉羅夫當先敵住一人,秦旅一則用手斧狠狠地向另外一人砍去。

帝國士兵用劍擋住劈砍,秦旅一被反震了一下,手臂一陣發麻,他咬緊牙關,再次全力劈了過去,帝國士兵則不慌不忙再次擋住。

連續好幾次的全力劈砍,秦旅一有些氣喘,感覺手斧已經變得有些沉重了。

對麵的帝國士兵看出了這是個菜鳥,這番連續猛攻看著氣勢很足,但隻要力竭,他就能很輕鬆的收拾掉秦旅一。

拉羅夫這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他轉身雙手叉腰:“調整你的呼吸和步伐,保持一定的體力,不要一味的全力進攻,注意對方的破綻。”

拉羅夫在旁邊虎視眈眈,這名帝國士兵根本就不敢全力跟秦旅一戰鬥,他時不時用餘光掃一眼拉羅夫,生怕他突然出手偷襲。

帝國士兵心神不寧,被拉羅夫盯著有些縮手縮腳。

猛攻半天後,秦旅一終於抓住機會,大喝一聲,一斧砍中他的胸口,跟著再一下結果了他。

係統提示:擊殺帝國士兵,風暴鬥篷好感度 1,積分加2。

秦旅一吐出一口粗氣,拉羅夫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乾得不錯,我們來找找,看看有冇有用的上的東西。”

拉羅夫在屍體上搜刮到了幾個金幣,而秦旅一則在周圍找到了兩個兔腿,幾個土豆和一小袋鹽。

“搞定了?我們走吧。”兩人順著石梯繼續向下,在一個轉角處,忽然有慘叫聲傳了上來。

拉羅夫輕聲道:“腳步放輕,我們小心點。”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