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港綜,開侷救下陳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章 槼費和錢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第二天。

許天鱗跟這一位名叫吳理斌的一位軍裝警察和其他幾個實習警察一起在他們負責的區域巡邏,把這個區域的規費收起來到時候統一上交

一位長相酷似華仔的警員向許天鱗打招呼:阿天你來了

許天鱗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了他,許天鱗不禁打量了他,這個人就是追龍世界的雷洛,此時的他還未成為那個總華探長,還是一個和許天鱗一樣的實習警員。

由於前期的雷洛和之前的許天鱗一樣,自命清高,不願意收規費。被警隊其他人所排斥。所以兩個人會抱團取暖。

在出發巡邏前吳理斌拿出幾個信封交給了許天鱗他們說道:這是這個月的規費,你們都省著點花,不要今天一天就花完了。說著便把錢分發給了眾人。到許天鱗跟前時,對他說到:阿天給,這是你的。

許天鱗接過信封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他這個動作被吳理斌看在眼裡,吳理斌滿意的笑了笑,之前許天鱗可不會收這個錢,現在他收下了。也算是入夥了。

冇辦法,大環境如此,你不收,彆人就都會排斥你。

許天鱗看了看信封裡的錢很滿意,畢竟一個月就有一百多的規費,已經很多了。但還是不夠,靠這些規費去買軍裝警察要等到猴年馬月,他心裡想著怎麼撈更多的錢

一旁的雷洛看到這幅場景十分驚訝,他不明白為什麼許天鱗要和其他人一起同流合汙

在分完錢後,吳理斌對著眾人說:老規矩?許天鱗聽到後說道:我和你們一起去!

眾人聽到這個十分意外,因為之前他們去收取規費時,許天鱗都是自己去其他的地方自己巡邏。他今天的一反常態讓吳理斌感到很意外,但也冇有糾結什麼。於是說到:好,那就一起去。

在來到巡邏的街上後,每路過一個商販或者店麵時都會把帽子拿下來伸到商販麵前,商販馬上心領神會,把錢放到帽子中

吳理斌看了看帽子中的錢後,走向了下一家,重複一樣的動作。

許天鱗他們來到了巡邏的街上收取規費,走到一家商家麵前,裡麵出來一個小混混說:我們是跟著灰熊哥的,給個麵子不用交了吧

吳理斌皺了皺眉頭說:我們冇有這樣的規矩,規費一定得交!

小混混說:警官給個麵子吧,以後我們會配合的。小混混話音未落,突然被一拳打倒在地

啊!

小混混到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道。在小混混倒地後,許天鱗又上前補上了兩腳,從旁邊的攤位上拿起一根木棍向小混混打去去,如果不是小混混閃躲及時,這一棍子可能就打在小混混的頭上了。

儘管如此,眾人還是被這突然的一幕嚇得目瞪口呆。同行的警員都冇想到一向如此老實的許天鱗會展現出如此凶狠的一幕。這一幕直接改變了許天鱗。這些警員中的心目中的形象。許天鱗皺了皺眉頭,對這一群小混混說道:這規費你們是交還是不交?

交,我們交,小混混連爬帶滾的站了起來對許天鱗說道。

就在這時許天鱗突然說到:從今天開始,你們檔口的規費翻倍。有意見嘛?

什麼?小混混驚訝到。

兩杯規費,如果冇有我就拿你們身上零件來抵押,明白了冇有?

小混混連忙說到,明白!,我明白!

在收到兩倍規費後,眾人都對許天鱗刮目相看。說到:可以啊,阿天!

畢竟你能搞定一個死皮賴臉的混混,可不是每一個實習警員都能做到的。

許天鱗擺了擺手很隨意的說道:這種爛人啊,不打不行

吳理斌也是回答道:冇錯,這種人啊就是欠收拾。便對許天鱗更加的欣賞了起來!

第四章

在檔口的規費老老實實的交上來之後,許天鱗他們便接著繼續巡邏。

在經過這件事情後,接下來的實習警察心思都跟之前的不一樣,對待許天鱗的態度也不一樣。

就連之前不和其他人一起同流合汙的雷洛也感到很是疑惑。他覺得許天鱗。好像突然之間變了一個,變得跟之前完全不一樣,特彆是他乾淨利落的收下了錢。

在休息的時候你如果忍不住找到徐天林說的:阿天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許天鱗回答道:你是指我收了這個還是說我動手打的人?

雷洛說:我都想知道。你之前不是這個樣子的,阿天。

許天鱗聽後笑了笑說道:我以前跟你一樣。以為收取規費是不好的行為的。

但是你不收取規費,其他人就不收了嗎?這個世界還是這樣,不是靠你我之力就能改變的,我們所謂的抵抗不也是螳螂擋車自不量力嘛?

如果你和我想改變這個世界,就必須成為上冇有成為上層人擁有了權利之後。你纔有能力去改變這個環境,在這之前你就必須適應這個世界這樣的規則。

所以這個錢我們不單要收,還要多收,等你你爬到高層纔有能力去製定新的規則。

這些話對於雷洛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晴天霹靂,雷洛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他覺得這番話好像對,但好像又不對。這樣的價值觀簡直顛覆了他之前所有的認知。就這樣雷洛失魂落魄的跟著眾人在後麵巡邏,慢慢的他的眼神堅定了起來鄭重的說道:我明白了,你說的冇錯,我們想要改變這個世界,那就必須爬上最上層,在這之前冇有能力都是空談,所以我們要用儘手段向上爬。

在雷諾想通之後直接走到吳理斌麵前說到:斌哥 我的那一份呢?

吳理斌。愣了愣,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信封,大笑的說道:你也想通了,早這麼做不就好了,大環境如此你一個人不收彆人都會排斥你的。

很顯然雷洛的變化讓吳理斌感到驚訝,但帶也十分的讓他高興。

站在一旁的許天鱗看到了也滿意的笑了笑,對於雷洛這個未來的五億探長他還是對這個人很看重的,可以成為一手遮天的五億探長雷洛的能力還有氣運是絕對不低的,所以他想招攬雷洛。讓雷諾成為他的助力。

因為當許天鱗成為一方大佬後,身邊必須有幾個能力出眾的人幫助他,不然成大事怎麼可能冇有人的幫助呢?雷洛這種又聰明又有野心就是很好的人才,也正因為如此,他纔會跟雷洛說這番話,幫助點醒雷洛,不然如果是其他人的話,他纔不會費這番口舌

在經曆這一個插曲之後,眾人又開心的閒聊起來。

在他們經過一個du檔口的時候對在裡麵羨慕的說道,這才中午大灰熊的場子就這麼熱鬨,不過哎,裡麵都是一些賭徒啊。問題是贏了錢,大灰熊也不會讓他們走的啊

之前那個警察說:大灰熊確實是壞到骨子裡了,怎麼就冇有人出來收拾他呢?

另一個警察立馬提醒到這,可不是你能打的主意,被大灰熊聽到了你就死定了,他能把賭場做到這麼大,那可是在上上下下都打點好了的。給他養了很多的打手和紅棍,你進去的話不死可能也要脫一層皮。

哎!我隻是說說而已,怎麼可能會真的這麼做呢?我又不是傻子。

這兩個人的談話。引起了許天鱗的注意

在今天一天他都想著怎麼賺取更多的錢,不然也不會在之前的檔口收取兩倍的規費。他並不滿足於一個月賺個一百幾十塊錢的規費而是想要儘快的籌齊錢,然後讓自己升職軍裝

也正為如此大灰熊的賭場引起了許天鱗的注意,這家賭場真的是十惡不赦,不知道讓多少人的血汗錢蕩然無存,如果說這些賭徒是自作自受,但是他們還做了逼良為娼的事,還沾染了很多人命和賣粉。在這種人身上賺錢簡直冇有心理壓力

所以他想在這家賭場狠狠的撈上一筆,直接弄到購買軍裝的錢。

這家賭場裡的人數很多,警察的上麵也有人罩著這個場子,一般軍裝甚至是一個人的便衣都不敢來輕易找事。

但是也許天鱗現在的身手可不是幾個小混混能比的,他覺得自己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該出手時就出手,為了能撈到軍裝的錢,他還是決定冒險試一次。許天鱗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想著等一下做好一些準備,在賭場的人少時再進去。徐天林心裡想到,這裡他繼續喝,冇事人一樣跟著其他人一起巡邏,但還是用眼光打量著賭場周圍的情況,儘可能的瞭解一些情況。

在許天鱗和其他警員都巡邏完畢後正常下班,其他人完全不知道他心裡想的這些事。

..........

黑夜降臨了,這個時候的賭場依然十分熱鬨,很多賭徒都已經賭紅了,眼想要想著扳本。

許天鱗在觀察之後。發現這個時候是賭場開始換班的時候也就是賭場防守最薄弱的時候,許天鱗思考了一會兒後,他決定動手了,下一刻許天鱗戴上了麵具,然後走進了賭場。

賭場門口的守衛看見有人帶著麵具走進來,就想要攔到他,我當他還冇有開口時許天鱗就一拳打中了他,他一句話冇來得及說就暈倒了在地上,許天鱗看都冇看他繼續的向前走,賭場裡還是熱鬨不已。不過許天林看了看,周圍注意幾個打手都在角落裡聚集著,完全冇有發現他的到來,在幾個打手的周圍。地上躺著一個人,正在被幾個打手拳打腳踢,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拿著蘋果惡狠狠的咬了一口,盯著地上那位人

地上那個人哀嚎道:我不想賭的,是你們架著我的脖子讓我賭的,那是我的救命錢,求求你們還給我。

大灰熊走了過來,對地上的人吐了口口水,然後狠狠的踢了一腳之後罵道:在賭場裡輸的錢,還有拿回去的道理,那我是開賭場呢還是做慈善呢?

因為賭場發生了這件事,纔會冇有人注意到許天鱗的到來,許天鱗看了一下發現大灰熊旁邊有一個箱子裡麵都裝滿了鈔票,這讓他心裡頓時有數起來

在觀察清楚之後,許天鱗打算動手。突然就在這個時候大灰熊注意到了他。他驚訝的看著戴麵具的許天麟,有些錯愕道:你是誰呀,大晚上的戴著麵具在我這裡裝神弄鬼,想要搶劫?

但許天鱗一句話冇說,直接一個大步走到大灰熊的臉前,一把按住大灰熊的頭,然後用力的向桌子上砸去,嘭,一聲巨響,大灰熊的頭和實木的桌子結結實實的撞了一個滿懷,甚至把桌子都撞得開裂了。大灰熊的額頭,鮮血也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啊!你是誰派來的!大灰熊哀嚎了一聲。

一旁的打手也反映了過來,第一時間衝向了徐天鱗,但還冇有進許天鱗的身便被一腳踢飛了出去,把整個賭桌都弄翻了。

突然許天麟拿起了旁邊的水果刀,直接插到了大灰熊放在桌子的手上,整支水果刀穿過了大灰熊的手。隻剩下一個刀柄能看見

啊!

啊啊!

大灰熊更是慘叫連連,那個哀嚎聲讓人不自覺的頭皮發麻。

在確定大灰熊動不了之後,許天鱗便直接的衝向了人群,與幾個打手打鬥在一起。

這隻是幾個不知道哪出來的龍龍和小混混哪裡是,許天鱗得到過強化後的對手在他麵前完全不夠看的,他的詠春拳猶如天上魔主降人間,真是人間太歲神!

很快所有的混混和打手都趴在地上。冇有一個有能力可以站起來的,很多賭徒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心驚膽戰的,但是冇有一個人過來幫忙,遠遠的躲在一個角落裡,生怕自己也被禍及池魚

更何況大灰熊的賭當本來就不得人心,這些人能過來賭錢,隻是單純的因為賭徒心理。在他們看來大灰熊這樣的待遇,簡直是讓人大快人心,所以就更不可能來幫大灰熊了。

許天鱗走到大灰熊麵前,大灰熊用惡狠狠的眼神盯著許天鱗,大聲的罵道:你到底是誰?你來我的場子找事你是跑不掉的,你死定了,我大灰熊說的,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是嗎?許天鱗玩味的笑了笑。

說完變靠近了大灰熊就是大灰熊臉色變了一下也後悔自己在這個時候出口威脅他。

現在呢?許天林握著刀柄,把刀拔出來,然後又插進去,直至幾個循環後,大灰熊的手已經看不出模樣了,血肉模糊。

啊!

快停下,快停下,痛死我了,求求你停下來,我求求你了,是我在胡說八道。

大灰熊臉色蒼白的不斷求饒。

許天鱗聽後一把將大灰熊和桌子踢翻在地,然後拿起了旁邊的箱子,打開箱子對著大灰熊說道,我現在很缺錢花,從你這裡拿一點錢你有冇有意見?

這個時候的大灰熊哪管這些他,痛到五官都扭曲起來,連忙說道:可以可以想拿多少拿多少,隻要你有求你放過我,這些都是你的。

大灰熊很明白,許天鱗是真的敢殺人。而且就算他不同意,錢也是會被拿走,而且還會吃更多的苦頭,所以還是乖乖配合一些,少吃點苦頭。

當然這隻是大灰熊在口上求饒,心裡還是在暗暗嘀咕著等這次脫身了,一定要發動所有的關係找到這個人,將他碎屍萬段。

許天鱗不屑的笑了笑,從箱子裡拿出夠自己買軍裝警察的錢。

隨後他將箱子帶出賭場將箱子,往天空一扔,裡麵的鈔票頓時滿天飛,成為了鈔票雨,路上的行人還有房子裡的住戶,看到這麼多錢後頓時瘋了一樣的跑過來爭搶,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纔不管這些錢是誰的,他們就看到地上有錢那麼就要第一時間拿到手,就是自己的,其餘的事等之後再說。

錢,全是錢!

你們彆搶,彆搶,這都是我的!

這些路人爭相恐後地撿著錢,嘴裡還罵罵咧咧道。

賭場裡的賭徒看到這個情況也全部衝出來搶錢。隻要搶到手裡就是他們的了,大不了以後不來這個賭檔賭錢了。

甚至之前被許天鱗打倒在地的打手們,看見地上有這麼多錢也跑過來撿,然後撈一筆。果然金錢會使人爆發巨大的潛力。雪天林看了這一幅場景之後,不緊不慢的很瀟灑的走了,他自信到冇有人可以留住他!

就在這個時候,其他的打手才姍姍來遲,看到這個場麵頓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他們走到大灰熊麵前。

大灰熊對他們吼道:趕緊幫我把錢拿回來,他自己也想爬起來撿錢,但是他的手還在被刀子插在桌子上,稍微動一下,他的手就撕裂般的疼痛。

這些打手聽後連忙反應過來將大灰熊手上的刀拔了下來

大灰熊吼道:蠢貨,先撿錢呀,把我的錢都撿回來。

在大灰熊吼了一通之後,眾打手才明白過來,急急忙忙的鬆開了大灰熊。跑到外麵去撿錢,這一鬆手可讓大灰熊再次摔倒在地上,疼得他連哀嚎的力氣都冇有了,大灰熊隻希望能把錢撿回來,儘可能的把損失減到最小,隻不過現在這個時候纔去減錢,怎麼可能來得及嗎?錢早就被外麵的路人和居民還有那些賭徒都瓜分完了,許天鱗也不見蹤影。

對於大灰熊來說,他自然對許天麟痛之入骨。但對於這些撿錢的人來說。他們對許天鱗可謂是感激不儘,因為這些錢對他們的生活可能是一個很大的改善。

而我們的當事人許天鱗,之所以要這麼做,隻是為了讓場麵更加的混亂點好讓自己能夠從容的脫身。

許天鱗從容的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小巷子裡,在確定冇有人能夠跟蹤自己後,換了換衣服

就在許天鱗剛把麵具摘下來之後,聽到另一處拐角傳出一些動靜。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