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不容易成了女配儅然要搞事業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章 這就是有錢人的快樂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好的……做好準備,3,2,1,睜眼!

餘小姚猛地睜開雙眼,一盞碩大的水晶吊燈映入眼簾。再看看四周,真絲的床品,華麗的房間內飾,掛在牆上的顯眼的單人寫真,這一切都在說明,這裡並不是餘小姚那個月租1800的狹窄單人小屋。

還有最不真實的……餘小姚摸摸自己的肚子,平坦緊緻冇有一絲贅肉,再摸摸自己的臉,光滑細膩,尺寸也小了一圈——這不是原來的她。

這真的不是夢……餘小姚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那就是她穿越到了自己看的那個小說裡,成為了裡麵的惡毒女二姚芊芊。

雖然她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是因為她平時打工時的怨念太多,老天爺終於看不下去了決定幫幫她嗎?還是平時她看小說的時候吐槽太多遭到了天譴呢,不然怎麼會給她安排女二這個工具人角色?

不管怎麼樣,她穿越到書裡似乎已經成為了既定事實。昨天在經曆了宴會廳事件以後,姚媽媽很擔心她,於是讓司機提前把她送回了家。她的狀態看起來也確實是很需要休息的樣子,整個人呆呆愣愣的,與往日神采飛揚的大小姐模樣完全不同,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不過所有人都以為她這樣是因為當眾遭到了季式微的羞辱,隻有她自己知道,在這個姚芊芊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的姚芊芊,已經不再是她,而是從現實生活中穿過來的餘小姚。

昨天回到彆墅後,餘小姚還處於震驚加難以置信的狀態中,有無數個問題閃過她的腦海:這是夢嗎?我真的穿到書裡了?原來的姚芊芊去哪兒了?我不會回不去了吧?我明天還上班呢!我這個月的全勤獎啊!

最後,思考不出結果,餘小姚決定采用最簡單粗暴的辦法——先睡覺吧!說不定醒了以後就能回去了呢!有句話說的好,逃避可恥但有用,既然現在的情況是一團亂麻,那就先放一放再說。

於是餘小姚開開心心地去浴室準備洗澡,但有錢人的生活還真是任性啊,連家長得也這麼浮誇。剛剛被傭人帶進來的時候冇心思看,現在細細觀察,真是讓人忍不住感歎。

那個浴室比餘小姚現實生活中住的小單間大出好幾倍,還點著不知道是什麼味道但是很好聞的香薰,擺的那些洗漱用品,都是餘小姚冇見過也冇聽過的牌子。置身於這間浴室的一瞬間,餘小姚差點冇出息地流出眼淚:天呐,這就是有錢人的快樂嗎?

她瞬間理解了有些人一夜暴富以後沉溺於紙醉金迷的生活的心態,餘小姚此刻就像是進了大觀園的劉姥姥,感覺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但是又忍不住為這裡的一切動心。再想想之前自己住的那個小破房子,苦命人的淚水再次流了下來。

然後餘小姚就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如海藻般柔亮的長髮,大概是被造型師精心打理過,彎成了完美的弧度;五官可以說是用無可挑剔來形容,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一樣的精緻動人,不是溫柔,也不是清純,而是那種張揚而富有攻擊性的美,眉毛細長,淩厲而不失美感,眼若桃花,鼻梁高挺,唇如花瓣。剛纔參加晚宴的禮服還冇有換下來,嫩粉色的長裙映襯著她白皙的肌膚,再加上纖細修長而玲瓏有致的身材,她現在簡直可以說是美豔絕倫。

餘小姚心裡再次升起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而鏡中的那個美女也同時動手摸了幾下。餘小姚湊近鏡子,那張漂亮的臉蛋也瞬間放大。餘小姚垂下頭,然後又猛地抬起,併發出了狂放不羈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太漂亮啦!”餘小姚對著鏡子開始瘋狂擺姿勢,做表情,“哇~美女不愧是美女啊,什麼表情都好看,這身材,這長相,季式微是瞎的嗎?要是我我肯定果斷選姚芊芊好嗎?!”

與此同時,門外有一個傭人飛奔去告訴管家,小姐似乎因為打擊過大精神失常了,正在浴室裡又罵又笑。

餘小姚又在鏡子前戀戀不捨了好一會兒纔去泡澡,從浴室出來以後,她一下子撲在床上,這兒的床又大又軟,說是躺在雲裡也不為過。餘小姚在床上撲騰著,心裡忽然湧出一股不捨的情緒,這樣的生活,不會醒來以後就消失了吧?

雖說是小說世界,可是在這裡她不再是那個在職場上唯唯諾諾的普通人,她不用為了飯錢和房租擔心,不用再每天早起去擠高峰期的地鐵,不用再為了冇有奔頭也冇有樂趣的生活歎氣。

可是,現實世界中的朋友和父母會不會為自己擔心,這裡畢竟是虛假的,現實世界纔是真實的。夢再豐滿也不過是一場夢,如果真的讓她做選擇,她是該選真實的苦悶生活,還是虛假的夢幻世界?

餘小姚再次陷入了混亂之中,翻來覆去地想也還是得不到答案,最後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一醒來,看到華麗的天花板,餘小姚知道,自己還是在小說之中,不知怎的,竟然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就像是心裡隱隱的擔憂被打消了。

大概是在現實中被壓迫得太慘了,所以才希望多做一會兒夢吧。餘小姚這樣安慰著自己,這樣才能減輕一點對現實中父母和朋友的愧疚感。

權當是辦了一張有錢人體驗卡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就回去了,我還是利用這有限的時間享受享受吧。做好了決定,餘小姚不再煩惱,在小說世界的期間,就讓她以姚芊芊的身份好好生活吧。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姚芊芊了!”

餘小姚做好心理準備以後,走出房間準備去樓下吃早餐。她邊走邊盤算著以後的生活,有錢人家的千金過的是什麼日子呢?是不是上午飛去倫敦吃米其林大廚準備的早午餐,晚上飛到東京品嚐老師傅捏的壽司呢?嘿嘿嘿,真是越想越激動。

可是剛到樓下,餘小姚就看見了兩個貴氣逼人的女人端坐在客廳,似乎正在商量什麼事。餘小姚認出,他們兩個就是昨天晚上宴會廳的那兩個貴婦人,一個應該是自己的媽媽,另一個應該就是季式微的媽媽。

這什麼情況啊?不會是要問我昨天晚上的事吧?我剛來我可什麼都不知道啊!餘小姚想趁兩個人冇發現她趕緊溜上樓,可是麵朝她坐的姚母眼睛像是裝了八倍鏡,一下喊住了她:

“芊芊起來啦?過來坐啊!”

這下好了,餘小姚隻能硬著頭皮下樓,擠出一個看著應該還算是大方得體的微笑,心裡卻在不斷祈禱著她們兩個千萬不要問關於姚芊芊的什麼事啊,剩下的關於劇情發展的她倒是可以憑藉多年的看小說經驗編上一編。

“芊芊啊,昨天式微說那些話不是真心的,你彆在意,伯母心裡最認可的兒媳還是你。”

餘小姚剛坐下,坐在一旁的季母就開口了,聽上去是真的捨不得這個兒媳,但餘小姚明白,像這種大戶人家的兒女聯姻,無非是為了更大的利益,姚芊芊得到季母的支援,也不過是因為她是姚家的女兒,如果她和沈清一樣是個普通人,就算她再漂亮再聰明,季母也不會看她一眼的。

但餘小姚還是禮貌地迴應了季母:“我明白,伯母你不用擔心。”

其實她現在已經對那個什麼季式微冇什麼興趣了,畢竟她現在是穿過來的餘小姚,不是和季式微青梅竹馬對他死心塌地的姚芊芊。在餘小姚看來,自己有錢有顏有身材,乾嘛非得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過不去呢?

但是不能真的跟季母這麼說,畢竟之前還愛季式微愛得死去活來的,現在突然轉變這麼大也太奇怪了。而且人家畢竟是季家的當家主母,也不能一點情麵不留,當著人家的麵說“哦,我現在看不上你兒子了”,她還是很有大局意識的。

“那就好。”季母聽到姚芊芊這樣說便鬆了一口氣。昨天她聽說姚芊芊回到家以後似乎有點失常,在房間裡又哭又笑的,她真怕是自己那個不孝子把姚芊芊打擊到精神錯亂了,她可是自己千挑萬選的兒媳婦,長的漂亮,人也聰明懂事,最重要的是,她還是姚式集團的千金。要是真因為季式微的出言不遜壞了這門婚事,季式集團的利益也必然會受損,畢竟有不少人可是衝著季姚兩家的強強聯合纔對季式集團的前景抱積極態度的。

“要不是因為那個丫頭……”季母又想到了沈清,氣得都牙根癢癢。本來式微可以和姚芊芊順利完婚的,都是那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勾搭我兒子的沈清,不知是使了什麼招數,迷得季式微神魂顛倒的,直接取消了和姚芊芊的婚約,要不是她及時安撫,季姚兩家有可能會就此結仇。

她一定要想辦法把那個丫頭從式微的身邊趕走,絕對不能再讓她纏著式微,阻礙季姚兩家的結合!

想到這裡,她拍了拍姚芊芊的手,說:“放心,芊芊,我一定會讓那個女人從式微的身邊消失的,你和式微還是令人豔羨的一對。”

餘小姚看著季母,麵上維持著微笑,後背卻一陣發涼:消失?怎麼消失?是給錢出國,還是……天呐,這也太可怕了,她可千萬不能得罪季母,不然的話後果估計和沈清差不多。

不過做惡人好難啊,這不是昧著良心乾壞事嘛……人家小情侶兩心相悅的,我們還非得湊上去摻合一腳,不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嗎?我……不對,姚芊芊再怎麼喜歡他也不能騙自己一輩子啊!還令人豔羨的一對呢,給人畫餅也得講點現實邏輯啊,我高興了,人家季式微能樂意嗎?真要是結婚了我不得當活寡婦啊!

餘小姚即使在恐懼之中,也擺脫不了吐槽的本能。隻不過之前她是在螢幕外,現在她是真人npc罷了。

這邊餘小姚還在胡思亂想,那邊的季母又開口了:“芊芊啊,下週你和式微兩個人去遊輪上玩,伯母安排,到時候你們兩個人把誤會解開,好好培養培養感情,知道嗎?”

餘小姚瞬間回過神來:“啊?!我跟季式微?!”

“對啊,讓你們兩個人單獨相處一下,感情嘛,不都是培養出來的嗎?”

餘小姚心想著,天呐,自己才上號第一天係統就派任務了,還是這種和男主角獨處的高難度任務,而且還在遊輪上,想跑都冇法跑……

不過同時餘小姚的腦子裡還閃過另一個念頭:

連一個小約會都要包遊輪,這難道就是有錢人的快樂嗎?

不過讓餘小姚真正傻眼的是她站在遊輪前的那一刻。她看著那艘像是巨大建築一樣漂浮在海上的遊輪,整個船體燈火通明,不時還傳來悠揚的音樂,遊輪的側麵印著“季式集團私家遊輪”;一卷厚厚的紅毯從碼頭一直鋪開到上船的樓梯,一隊人在紅毯兩側夾道歡迎,看服裝有廚師,有服務員,還有調酒師等等,全部衣著整齊微笑著等待她登船,彷彿她是什麼國家級的重要來賓。餘小姚這才真正意識到普通人和富人之間的次元壁之厚:

原來有錢人的快樂,她真的想象不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