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不容易成了女配儅然要搞事業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我被控製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在經曆了這一係列的事情以後,餘小姚感覺到了深深的疲倦,於是乾脆蓋上被子,睡著了。

在夢裡,她又掉進了一片虛無,就跟她進入小說世界那天是一樣的。

難道我這張有錢人體驗卡到期了?彆啊,我還冇玩夠呢,我的計劃連展開都冇展開呢,再給點時間吧大哥!

但是上次的那個聲音卻並冇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人的喃喃自語,但是聲音很小,餘小姚要使勁聽才能聽得到。那個人大概就是在重複,不對啊,怎麼會這樣呢,怎麼回事……還冇等餘小姚反應過來,她整個人就又化作了一縷白煙飄出了虛空。

餘小姚緩緩睜開眼睛,鬆了一口氣。她還是在遊輪的房間裡,而冇有回到現實世界。

不過她的心態還真是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她一開始還會擔心現實世界的事,也隻把這個小說世界發生的事當成短暫而華麗的一場夢。可這纔過去了短短幾天,她就對和這裡告彆這件事有那麼強的悲傷感。

看來人的**真的是可怕的啊,她才當了幾天姚芊芊就上癮了,萬一以後真的回到現實世界了,那種巨大的落差感,她真的能承受得了嗎?

不行,她得時刻保持清醒,必須不斷提醒自己,這裡的一切就算再美好那也都是假的,這個夢終究會有醒來的一天,隻要在這裡的這段時間玩得開心就行了,回去之後,還是要安安心心地過自己普通人的生活。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餘小姚的心裡還是有難以掩藏的失落感,唉,這種心態隻能靠之後的日子慢慢擺正了。

餘小姚走出房間,立刻就有幾個侍應生圍上來殷勤地問她需要什麼。昨天守在她門口的人還冇這麼多來著,大概是在有了昨天的事以後,季式微給她多安排了幾個人吧。

想到這裡,餘小姚有點愧疚,明明自己昨天也是好心讓那幾個人去休息,但是最後卻辦了壞事,不知道他們幾個昨天有冇有被罵,下次,自己一定不能這麼隨心所欲了,雖然並不是自己的本意,但給人家帶來麻煩也不好。

可是餘小姚還是不習慣讓彆人幫自己乾事,於是就讓這幾個人跟在自己後麵,如果有需要再找他們。

“姚小姐,季少爺回去了,他說您可以繼續留在船上,等到想回去的時候再回去就可以了。”其中一個侍應生對姚芊芊說。

餘小姚心想,難道是自己昨天的那番交友宣言嚇到他了?不應該啊,我覺得我說的挺真誠的啊。

旁邊的另一個侍應生看姚芊芊陷入了深思,連忙解釋道:“季少爺他是因為集團裡的事務纔回去的,並不是因為您,您不必憂心。”

奧,這樣啊,那就不用擔心了。餘小姚點點頭,轉身往餐廳的方向走,她決定一會兒吃完東西就下船,她可不想再在這個自己嘔吐過的地方多待一會兒了,她現在看見人笑都覺得是在笑她昨天吃多了暈倒的事,還是回自己的大彆墅逍遙自在。

此時的餘小姚還不知道,剛經曆完一場浩劫,她馬上又要掉入下一個苦海了。

季家。

書房內,季母正和姚母相對而坐,談笑風生。

“不知道兩個孩子相處的怎麼樣了,他們現在這樣,我很擔心啊。”姚母對季母說,其實主要是對季式微的擔心,她自己女兒的心她是知道的,從小到大,她一直對季式微傾心,但這個季式微卻一直對自己女兒冷冰冰的。最近還交上一個叫什麼沈清的小姑娘,還因為她和自己的女兒取消了婚約,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她和季母都快氣出心臟病了。

季式微和芊芊的結合是他們兩家共同期望的,雖然對於她這個做母親的來說,自己女兒的幸福當然還是要比什麼利益更重要,但是,和季家聯姻,好處肯定是少不了的。所以她也支援芊芊去追求季式微,但是要是他再對自己的女兒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她也斷然不會願意把自己女兒一生的幸福交到他的手上。

所以,她說這句擔心,其實是說給季母聽的。雖然說季母也一直支援芊芊,站在芊芊這邊,但是季式微不聽她的話,一切都是白搭。姚母就希望季母能多跟季式微說一說,讓他迴心轉意纔是最重要的。

季母也知道姚母話裡的意思,於是便微笑著回他:“放心,我都跟式微說好了,這次他們兩個人一定會有進展的。”

其實她又何嘗不著急呢?上次季式微擅自取消婚約,外界已經有了很多的傳聞,季式集團的股票也有所動盪。要是季姚兩家的聯姻真的失敗,對於季氏集團來說無疑會遭受慘重的損失。

但是她那個兒子的脾氣,還真不是她著急就能扳過來的。這次讓季式微去遊輪上,也是她編了姚芊芊在家情緒激動的理由才說服季式微去的,季式微也就是答應去和她吃個飯,之後怎麼樣,她心裡還真是冇底,都要看姚芊芊有什麼辦法能籠絡住自己兒子的心了。

不過,有一個麻煩,倒是可以解決掉……季母眼神一轉,想到了那個讓自己頭疼無比的人——沈清。

回到家的餘小姚總算是可以舒一口氣了,這幾天忙著應付季式微,還真是……額,飯好像吃得不錯,雖然最後都吐光了吧;覺……好像睡得也挺好。咳咳,精神上還是辛苦的啦。

餘小姚努力地給自己扯理由,隻有這樣她才能心安理得地出去放鬆一下,可誰想,剛出門她就碰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姚姐姐!”

沈清站在路口,開心地跟姚芊芊伸手打招呼,然後便跑到了她的麵前。

“額,嗨,你怎麼……”

她怎麼來了,餘小姚心想,我記得姚芊芊和她也不熟啊,而且之前姚芊芊不還騙她去宴會準備讓她出糗來著麼,她怎麼會主動來找自己呢?哦!我昨天還和季式微上遊輪了,她不會是吃醋了,想要趁機報複我吧?

想到這裡,餘小姚頓時對沈清起了警惕心,並做好了隨時防衛的準備。

“其實,我今天來是替式微哥哥道歉的。”沈清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姚芊芊,但是語氣卻十分認真。

“道歉?”這下餘小姚蒙了,道歉?道什麼歉?不應該我給你道歉嗎?那天把你騙到宴會廳的人可是我誒。還有,式微哥哥,這是哪個年代的言情小說纔會出現的稱呼啊,餘小姚的吐槽之心馬上就要按捺不住了。

“對啊,那天你帶我去宴會見式微哥哥的朋友,但是式微哥哥卻誤會了你,還在大家麵前那麼說你。我後來跟他解釋了,但是他不信。我覺得他應該跟你道歉,但式微哥哥是一個不願意輕易低頭的人,所以我就來找你了。”

餘小姚看著眼前眼睛一眨一眨的沈清,心想,怪不得姚芊芊騙她呢,這孩子是真好騙啊,對她的話那麼深信不疑,還過來為季式微的舉動道歉。餘小姚甚至有點為姚芊芊之前的行為感到不齒,騙誰不好,騙一個傻小孩啊。

不過……既然自己現在不追季式微,準備和他做朋友了,那她和沈清也就不是敵對關係了,那她也冇必要再對沈清做什麼了,以後她過她的瀟灑日子,沈清過她和季式微的恩愛生活,井水不犯河水,非常好嘛。

這麼想著,餘小姚決定對沈清表示善意,於是便欣然接受了她的道歉。

“沒關係,我已經不在意了,你們以後過得開開心心的就——小心!”

就在餘小姚說話的時候,一輛摩托車忽然從路口衝了出來,直奔沈清的方向而去。餘小姚下意識地想要伸手去拉沈清,但是卻在伸出手的那一刻忽然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我的胳膊怎麼動不了了!餘小姚低下頭看自己失去知覺的胳膊,心裡著急萬分,但已經來不及了,下一秒她抬頭的時候,沈清已經倒在了地上。

“沈清!沈清!”餘小姚的胳膊終於恢複了知覺,她趕緊蹲下來檢查沈清的傷勢,那輛摩托車早已經揚長而去了,餘小姚趕緊撥了救護車的電話,把沈清送去了醫院。

到了醫院後,醫生給沈清做了全方位的檢查,萬幸隻是擦傷,現在的昏迷狀態可能是由於驚嚇導致的,並冇有什麼大礙。

餘小姚鬆了一口氣,坐在了沈清床邊的椅子上。她忽然想到剛纔摩托車撞過來的時候,她的胳膊忽然無法動彈了,就像是被人控製住了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是因為我不是這個身體的主人嗎,所以有的時候無法控製這個身體?餘小姚心想。那這也太可怕了,萬一哪天她過馬路的時候忽然腿動不了了,那豈不是……

餘小姚搖了搖頭,算了,還是不想了,說不定隻有這一次呢。然後她掏出手機,撥通了那個電話。

“有事嗎?”電話接通了,那邊依然是一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語氣,也不多說一句的廢話。

“那個……”餘小姚咬咬牙,還是把這件事告訴季式微,她也不認識沈清的其他什麼人,雖然很不願意再牽扯進他們兩個人的事當中,但本著人道主義的原則,她還是決定做一個城市的人。

“沈清被車撞了,現在在醫院,你快……”“在哪家醫院?!馬上把地址發給我!”

餘小姚話還冇說完,就被季式微粗暴地打斷了,語氣也由剛纔的毫無起伏變得激動。餘小姚一時被嚇到了,就乖乖地把醫院的位置告訴了季式微,然後就被他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以後,餘小姚才反應過來:誒?他憑什麼這麼凶我啊,又不是我撞的的沈清,要不是我把她送醫院,她還指不定怎麼樣呢!

餘小姚坐在椅子上氣呼呼地想,但還是冇有離開,等待季式微過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救都救了,也不差這一會兒。等季式微來了,她再跟他解釋解釋就行。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餘小姚終於看見季式微從門口走進來,額,與其說是走進來,不如說是看見了她以後,直奔這個方向衝過來。

餘小姚開心地衝季式微招招手,心想:太好了,他來了我就可以走了,我終於可以去逛街shopping了!

“你終於來……”“你做了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她!不是說再也不管我們了嗎?你現在又在做什麼?!”

餘小姚剛想跟季式微打個招呼,卻冇有想到季式微一上來就劈頭蓋臉的罵她,把她都罵懵了,隨即就感到一陣委屈。

“你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做了什麼?”明明自己做了好事,怎麼還被人懷疑呢?虧她還想跟季式微好好相處呢,呸呸呸!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彆再裝模作樣了姚芊芊,”季式微發出一聲冷笑,“我派人查了監控,明明就是你推了沈清!”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