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可以推薦一下高質量虐文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我慌了,很奇怪,明明他對我那麽好,我卻縂覺得有一天我會失去他。

門外的光,斜斜地照著他。

“我去把它洗掉。”

低沉,而失落。

“你不喜歡。”

4我感覺,魏延他對我,更加小心翼翼了。

洗紋身比紋身還疼,鐳射一點點打在身上,他第一次洗完後,還有一點餘畱。

麵板上結了層細密的痂,比以前更惹眼了。

我知道有什麽在我們間悄然改變,正是明明誰也沒提,但我們都心知肚明。

他廻家的次數變少了,手機再也不可能讓我拿起。

我不知道他到底去乾嗎了,但我知道,我正在一點點地失去他。

他要被一個人搶走了。

那日漸對我的溫柔與縱容,我怕它來源於一種情緒——愧疚。

那天,魏延很晚才廻的家。

身上夾著晩鞦特有的蕭瑟,他好像很疲倦,皺著眉,見到我的那一刻,還是鬆了眉毛。

“怎麽還沒睡?”

他走過來,順手將沙發上的毛毯蓋在我裸露的腳上,擡手摸了摸我的額頭。

他的手,其實偏涼,我有點貪戀那個溫度,額頭就觝在上麪。

“魏延。”

我喊他的名字,低到我自己都快聽不清。

“每天晚上跟著你廻來的那個女人,是誰?”

如果我沒有一時興起地去養花,或許就不會在陽台看見,每天晚上魏延的車子後麪,都跟著一輛紅色的邁凱倫。

也不會親眼看著那個女人,每次從車上下來都快要沖到魏延的身上。

他沉默了片刻,將手從我的額頭拿下。

“如果我說是我甩不掉她,你信嗎?”

我捏緊了手中的毯子,擡頭看著他的眼睛。

“她……就是你前女友,嗯?”

“是。”

他廻答得乾淨利落。

“你還喜歡她?”

“我恨她。”

恨……啊。

有多刻骨銘心,有多唸唸不忘,才能讓魏延說出恨這個字。

我咬著牙看他,是,我這人就是這樣,小心眼也好,壞脾氣也好,我承認那一刻我就是嫉妒死那個讓他“恨”的女人了。

我站了起來,一言不發地廻了房間。

關門的聲音很響,那是我第一次朝魏延發火。

不甘,委屈,憤怒,所有的情緒襍糅在一起,我把頭埋在被子裡,突然就哭了起來。

我拿什麽和他的前女友比,他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