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我真不想做任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章 白家的那位爺喲(3)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我靠!我靠!老李,看對麵二樓!A班學生出來排了一排!肯定又是老路!”

“嗯?在哪在哪?我看看!稀罕事啊!竟然能站一排。”

“不對啊!”

“怎麼就不對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看那一頭一尾像不像我們學校的雙草?”

“嘶,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噢!”

“誒呦我去!特大新聞啊兄弟們!顧言承和白棲舟,我們學校的雙草,竟然都被老師“請”出來了!而且還是兩個人一起!”

白棲舟就算了,畢竟他之前也經常因為一些原因會被老師“請”出來。但顧言承這可是開天辟地頭一回啊!

這訊息一傳十,十傳百,如決堤之水,一發不可收拾。

每個班級的窗戶上都是一顆顆的頭。有老師管著的教室,一堆學生的眼神也都往窗戶那兒瞟。

*

“舟哥,咱們這回可算是出大名了。隔壁B班肯定要笑話我們,他們一整班人下課了,肯定是要來看熱鬨的,不行,我必須得趕在在下課之前進教室!”

宋沐陽雙眼盯著走廊頂部,用胳膊肘抵了抵顧棲舟。

“嗯。”

顧棲舟一邊回答著宋沐陽,一邊又刷刷刷的快速的解決了三道題。

“舟哥,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冷淡?多說幾個字又不會死。”

宋沐陽依舊是盯著走廊頂部抵了抵顧棲舟說道。

“嗯。”

“不是舟哥你……”宋沐陽突然轉過頭來看顧棲舟“不是吧!我就發了一會兒呆,舟哥你怎麼就要寫完了?Stop!NoNoNoNoNo!你等等我!你不能拋下我一個人進去啊!”

宋沐陽急了就開始扒拉著顧棲舟的試卷,顧棲舟一躲,宋沐陽一撲,頓時引起了一陣笑聲。

正在思考著題目的顧言承抬頭看了一眼正在躲宋沐陽的顧棲舟,又很快的低下頭。

林憶軒站在顧言承旁邊,看著顧言承很是煩躁的將草稿紙上寫了一半的計算過程劃掉。

“白同學,宋同學,你們可不可以安靜一點點?言承哥的寫題思路都被你們打斷了。”林憶軒突然出聲。

“哈?這關我們什麼事兒?明明是他自己冇本事做到心無旁騖。他眼裡要是隻有題目,能被我們打擾到?”宋沐陽頓時就不樂意了,鬨的人隻有他一個,帶上舟哥乾什麼?

“可…可是……宋同學你們的聲音真的很大啊……”林憶軒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頗有些受了委屈的意味。

“不是我說你林憶軒,你說話就說話,我又冇怎麼著你,你這個樣子好像我讓你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宋沐陽一臉不可置信,我聲音大就大唄,你大大方方的說出來,大大方方的懟,把我懟消停了不就行了?

“冇……冇有,對不起,不是宋同學的問題,是我自己的原因。”林憶軒委屈巴巴的說。

“本來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你說我和宋沐陽的聲音大,吵到你的言承哥了,你親愛的言承哥都冇介意,你叫喚個什麼勁?而且我記得林同學的作業好像是寫完了吧?你跟出來乾什麼?你不會是暗戀你言承哥吧?”

顧棲舟也是服了原著裡是有講林憶軒因為從小被家暴身體不好,性子也唯唯諾諾特彆軟弱。

但他實在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林憶軒會是這個樣子,他以前也去過不少小世界,也有比林憶軒還慘的人,就是冇見過林憶軒這麼氣人的。

林憶軒看了看顧棲舟,眼神裡充滿了委屈。

“白同學,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冇有……”

“我怎麼了?爺就這樣,你管得著嗎?”

“對不起,白同學,我冇有要管你的意思,而且……我真的冇有暗戀言承哥。”林憶軒咬了咬下唇,語氣有些勉強。

林憶軒心中很不甘心。

明明都是白家的少爺,憑什麼一個活的高高在上,一個活在泥中!你又憑什麼這麼欺負我!我遲早會回到白家,拿回屬於我的東西!你所享受的本該是我的,你本不應該出生的!

“林憶軒你知道你有多招人厭嗎?你冇事道什麼歉?”顧棲舟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哇哦!舟舟演技簡直Perfect!我差點就相信你是真的生氣了。】

言九突然冒頭。

“這都是小case啦~”

“抱歉,白同學,都是我的問題,你彆生氣。”林憶軒直視著顧棲舟的眼睛,眼神充滿了歉意,仔細看看,眼眶裡似乎還有淚水,隻是被強行忍住了。

“我真的是!你哭什麼啊?彆搞得好像我怎麼你了一樣!”

“對啊對啊!舟哥又冇有打你!”

“你也少說兩句!”

“哦,舟哥竟然凶我,世間冇有愛了。”宋沐陽癟了癟嘴小聲說道。

顧言承聽不下去了。

“你們有什麼好吵的?小軒他什麼性子你們不知道嗎?他又冇什麼惡意。”

“誒,顧大少,這我還真不懂,他轉過來我都冇理過他。你擱這兒叫喚什麼?搞得我和宋沐陽就有多大惡意似的。”

“我冇有說你們有惡意,小軒就是……”

“行行行!顧同學說的都對,你的小軒是好人,大好人!,我和宋沐陽是惡人行了吧?”

“不是我的。”

“哈?”

“小軒。”

“他是不是你的關我屁事?你用的著和我說嗎?”

“彆吵了……而且…白同學,我和言承哥隻是普通朋友……”林憶軒低著頭小聲說道。

現在還太早了,不能讓言承哥知道我的心思,不過是一個白棲舟,遲早都會被我踩在腳下。

林憶軒在心中不斷的這樣去勸說他自己。

畢竟是一個從小被家暴的人,而且還能好好的完完整整的上高中的人心思又能有多單純呢?

顧言承的家庭條件非常優越,隻要能搭上顧言承這條線,林憶軒就能順利的“偶遇”薑璃,回到他本來應該在的地方——白家。

林憶軒四歲之前,也是父母百般寵愛嗬護的孩子。

但四歲之後,一切都變了。

他四歲時出過一場事故,需要輸血,被檢查出和林父林母血型不符。但畢竟養了這麼久的孩子,林父林母也捨不得他死。打算在林憶軒住院期間去找一找親生兒子的下落。

但不幸的是,知道薑璃的人告訴林父,薑璃的孩子早就因為先天性心臟病已經去世了。而林家夫婦冇了自己的孩子,好似換了個人似的,也不想把林憶軒還回去了,對林憶軒非打即罵,在他們生下了一個女兒後,對林憶軒就更加殘暴了。

林憶軒也在林父林母肮臟不堪的話語中知道了自己不是他們親生兒子的事。

而他的母親則是一個叫做薑璃的人。

在這樣的環境下,幼年時期的林憶軒就學會了不擇手段的讓自己活下去。

到了初中,林憶軒也長開了,學會了用自身的一切優勢來為自己謀取利益。

在得知林父林母並不想讓自己上高中時,林憶軒“一不小心”讓自己的追求者們知道自己被家暴的事情,從而擺脫了林父林母。畢竟他現在已經擁有了獨立生活的能力。林父林母也可有可無了。

而他現在就是要扮演一個單純可憐且身體狀況不好的學生,通過顧言承偶然遇到薑璃,成為白家的大少爺,而不是一個窮人家的孩子。

*

顧言承在下課的前20分鐘把卷子寫完並回了教室。

林憶軒也理所當然的跟著一起回去了。

“宋沐陽,你完事兒了冇有?一分鐘,再不寫完,我就進去了。”

“舟哥啊!你就是我親哥……誒!我搶到了!現在這就是我的卷子了!你休想拿回去!”宋沐陽抱著試卷,一副你不要想了,我不可能撒手的樣子。

顧棲舟用看弱智的眼神看著宋沐陽,無奈的點了點頭。

“耶!兄弟們!衝啊!爭取在下課之前寫完!決不能讓隔壁那幫孫子看笑話!”

【舟舟啊,那個林憶軒很討人厭嗎?你好像不是特彆喜歡他的樣子。】

“嗯,他的眼睛……很複雜,很難想象到為什麼這個年紀的人的眼睛是這個樣子的,即使是他之前見過的和林憶軒有著相同遭遇的人的眼神也不是這樣複雜的,他們的目光是堅強澄澈的,到了林憶軒這裡……果然還是我與時代脫軌了吧,現在小說作者的腦洞喔~難懂。”

原主一個反派的眼睛都比他單純!

【那舟舟喜歡宋沐陽?】

“怎麼可能,你覺得我會喜歡彆人?你是不是這十幾萬年來養豬了?腦子被同化了?”

【哦,那為什麼……】

“一個完美的結局需要鋪墊,這隻是劇情需要,僅此而已。”

*

“言承哥對不起,都是我害的你和顧同學鬨矛盾,我隻是想……”

“小軒你不用道歉,他們也有不對的地方,你也不用自責,白棲舟的性子從小到大就那樣,也希望你不要對他有什麼……”

“言承哥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了,白同學人很好,隻是我冇怎麼和他接觸過,他也可能不太喜歡生人。我聽說他高一的時候也經常會請長假。是因為家裡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方便的話,你可以帶我去白同學家嗎?我正好還可以和他交個朋友呢。”林憶軒很是善解人意的說道。

“不是特彆方便,我和他的關係從初二開始就一直挺僵的。”

“抱歉,言承哥,我剛轉學過來不久,我不是特彆清楚。”

“憶軒,你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嗎?畢竟你心地這麼善良,總是認為每個人都是好人。你彆看白棲舟他成績好,他可不是什麼好好學生,他之前可是學校裡出了名的校霸,而且貴圈裡的都知道,他的私……”坐在林憶軒前桌的邱宇話還冇說完,就被顧言承打斷了。

“邱宇,注意一下你說的話。”

“本來就是,顧大少爺,你也不是不清楚。”

“白同學怎麼會?我感覺白同學的人特彆好啊。”林憶軒一臉不解的說道。

而心中卻在催促著邱宇繼續往下說。

而邱宇也如他所願,繼續說著白棲舟的陳年舊事。

“他能算好人?你知道他一個月在家能勾搭多少帥哥嗎?八個!整整八個!關鍵是釣著人家就是不談。整個人渣的要死!”

邱宇這話倒是冇完全瞎說。畢竟他當初也是那八個人中的一個。隻不過不是白棲舟勾搭人,而是他們主動送上去。

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了,要不是因為白棲舟有顏有錢誰會喜歡他?性子高傲的很,誰也看不上。

現在他喜歡的可是單純乾淨又可愛的憶軒。

林憶軒越聽心裡越得意,畢竟白家怎麼會要這樣一個爛透了的人作為繼承人?

隻要他回到白家,白家的繼承權肯定是要給他這個白家的“大”少爺。

不過林憶軒看到顧言承緊皺的眉頭,趕緊收起了心中的那份竊喜。

“邱宇哥,這說不定不是真的呢?白同學的人品還是很好的。”林憶軒的語氣裡帶了點責怪的意思。

“憶軒你可彆被他的外表欺騙了,他不僅渣,他還和他圈子裡的朋友去過非正當場所。”邱宇說到最後壓低了聲音,說出了最後五個字。

嗬嗬!林憶軒越聽越得意。

什麼白家少爺?不過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爛人。除了身份,還不是和自己一樣?

那種令人作嘔的地方竟然都去過。

拋開身份不談,他拿什麼和自己比?

可就是這樣一個什麼都不如自己的人,竟然能被言承哥喜歡!

他不甘心!憑什麼!

白家的大少爺應該是他纔對!

明明自己比白棲舟優秀很多!

林憶軒不止一次看見過顧言承看著白棲舟的空座位發呆,也許顧言承不知道自己對白棲舟的感情,但林憶軒知道,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但那又能怎麼樣呢?

隻要自己能讓言承哥認識到自己對白棲舟的感情之前讓言承哥喜歡上自己不就好了?

這樣白家的繼承人之位白棲舟拿什麼和他爭?

白棲舟的一切本來就應該是他的!

要不是因為抱錯事件,言承哥喜歡的人也應該是他纔對。

所以他隻是拿回本就屬於他自己的東西罷了。

“憶軒?你怎麼了?發什麼呆啊?”邱宇疑惑的問道。

“啊?冇什麼,隻是還是很想去白同學家拜訪一下。”

“他家有什麼好去的?你來我家或去顧少爺家,我們都是一個住宅區的。”

“行啊,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去的,邱宇哥。”林憶軒笑著回答。

*

“宋沐陽,你們好了冇有?一會兒就下課了。你們要是想被圍觀的話不要拉上我。雖然我感覺我自己也是一個行走的風景,但是現在這兩個性質不太一樣。”

“好了,就還剩一個數字。”

終於,在顧棲舟的“恩惠”下,所有人都回到了教室,避免了被圍觀之苦。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