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LOL:給你兩拳李相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章 平生我先知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天空中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伴隨些許霧氣,冰涼舒適的寒意籠罩著大地。

但很快,微黃的,溫暖的一絲朝陽的光芒,射破黑暗的雲層,來到了人間,驅散了寒意,也帶了光明。

雨過天晴,碧空如洗,一輪彩虹如同一條瑰麗的絲帶一樣飄揚在天空之上,向每一個看到它的人們預示著,好事將近。

陸飛睡的迷迷糊糊之間,彷彿聽到了有人在對話。

“胖子,過來幫我拿紅”

“焯,野區有人,我死了,李奶奶的,這傻弔盲僧,躲草叢裡,一套把我秒了,嚇我一跳”

“我說馬宏斌,你能不能小心點,這把遊戲就咱們下路還有點機會,你要是這樣繼續死,這把遊戲就可以直接點了,我無所謂,你不是定級賽嗎?”

“行行行,你是爹,你是爹,我跟緊你,行了吧?”

這聲音感覺有點熟悉啊,在哪裡聽過?陸飛想睜開眼睛,但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好像被什麼壓住了一樣,他拚命的想要張開眼皮,但卻無能為力。

陸飛此時意識清醒,但是能感知到隻有一片虛空黑暗,他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而對話還在繼續,且隱隱有歌聲傳來。

“我與你,差一些,永遠一起”

“愛太重,深呼吸,欠缺空氣”

“愛情來到時候,似明媚天氣”

陸飛聽出來了,這是林峯在2007年釋出的同名專輯的主打歌《愛在記憶中找你》,他當年讀書的時候挺喜歡聽這首歌的,但他冇留意到,俱樂部還有人喜歡聽林峯的歌啊,小鵬?王超?還是577?總不能是韓國打野jungle,你一韓國人聽中文歌,還聽粵語,有點過分了啊。

時間推移,歌聲繼續,逐漸唱到**。

“如果可以恨你,全力痛恨你,連遇上亦要躲避”

“無非想放下你,還是掛念你,誰又會及我傷悲”

“前事最怕有人提起,就算怎麼伸儘手臂,我們還是有一些距離”

林峯深情的歌聲將這首歌的**完美的詮釋了出來,勾起了陸飛的回憶,但緊接著一個跟唱的聲音響起。

那歌聲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說是五音不全都是一種極大的讚美,刺耳的嚎叫化作無形衝擊湧進陸飛的耳朵裡麵,陸飛終於想起這個有點熟悉的聲音是誰了。

這特麼的,這不是他讀大學的時候的舍友,林鋒的聲音嗎?那個跟林峯名字同音不同字,實際體重160斤,但卻自稱自己是120斤的林鋒。

在刺耳的魔音攻擊之下,陸飛彷彿得到了力量,驅散了那股一直使他動彈不得莫名壓迫感,他發力一動,身體終於動了起來,陸飛眼皮張開,雙手支撐著自己在床上坐了起來。

映入陸飛眼前的景象是一間標準六人的宿舍,標配鐵架床,洗衣機,陸飛甚至還看到了有空調,不過本該六人入住的宿舍,此時隻有三個人的床位上麵是有床被的,其他三張空置的床則放置了一些雜物和行李。

在他的前方,兩個身穿背心短褲,腳踩人字拖的男子正坐在筆記本電腦前麵,螢幕上顯示著的是英雄聯盟的遊戲畫麵,旁邊桌子上還連接著一個小型的mini音箱,林峯的歌聲正不斷從裡麵傳來。

陸飛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目前的處境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在此時,坐在他前麵的胖子聽到陸飛起身的動作,轉過頭來問道:“醒了,老陸?”

陸飛看著眼前陌生卻又熟悉的麵孔,胖胖的圓臉上是端正的五官,一頭短髮,冇搞錯啊,這就是他大學時候的舍友,林鋒,坐在他旁邊的是另外一位舍友,叫馬宏斌。

“我.....我在做夢?”陸飛疑惑的問道。自己不是正在俱樂部基地休息的嗎,怎麼好好的一覺醒來,就回到了大學校園。

“大白天的,做什麼夢?春夢啊?”林鋒看著陸飛,“你要是冇事,去飯堂幫我跟阿斌打個飯回來,都快餓死了,現在走不開啊”

陸飛下床,站起身來,走到林鋒麵前,伸出手用力捏了捏林鋒的胖臉。

“老陸,你怎麼回事,我告訴你啊,男子漢不玩那些娘娘腔的遊戲”,林鋒啪的一下,把陸飛的手打開,眼神錯愕。

另外一邊,馬宏斌也看了過來。

“胖子?”陸飛輕輕叫喚一聲。

“啊?”

“阿斌?”

“嗯呐,怎麼啦?”

聽著兩位舍友清晰,堅定的回答,陸飛沉默了一會,然後開口問道:“現在是多少年幾月幾號?”

“2015年9月30號,怎麼了?”林鋒回答。

陸飛走到窗戶前麵,推開玻璃,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排排的宿舍樓,不遠處就是一個人工湖,湖的周邊還種了許多楊柳樹,此時微風吹來,楊柳絲絲隨風飄揚,特彆好看。

但這些景象應該是埋藏在他的腦海裡,在他的回憶裡麵,為何此時竟化作了實質?

“我....我這是重生了?”陸飛愕然,這隻有那些網絡小說裡麵纔會發生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他的身上了,陸飛不知道,這到底是上天的眷戀,還是神明的垂青?

亦或者是一個玩笑?

他站在原地沉默一會,勉強接受了自己現在的處境,畢竟如果是夢,那這個夢也早該醒了,但此時此刻耳邊還能聽到林鋒和馬宏斌不斷的對話。

窗外吹過的微風不斷拂過他的臉頰,陸飛彷彿都能感覺自己臉上細微的絨毛被微風吹動,這傳來的真實感覺在提醒著他,這是現實,不是夢境。

“鬨呢,跟爺鬥?也不看看我什麼傷害,嗷嗷就上前衝,一波一波,彆跟對麵浪費時間了”

“牛逼嗷,輪子媽不愧是你的拿手英雄”

“嗨呀,過獎過獎,你的泰坦也不錯,那手疏通航道,一Q一個準,一Q一個準,我願稱你為航道的神!”

英雄聯盟遊戲裡麵,剛剛結束了一波團戰,馬宏斌的輪子媽大殺四方,斬獲三殺,林鋒的泰坦在團戰裡麵則是神Q頻發,連續勾中對麵的C位,外加吃了無數技能,扛下了足夠多的傷害。

兩人互相吹捧一波彩虹屁,惺惺相惜。

陸飛走到兩人身後,看著遊戲結算介麵,林鋒的電腦螢幕裡麵顯示的段位是鑽石1,而馬宏斌電腦螢幕裡麵顯示是鑽石3。

重生前,陸飛就是在這兩位舍友的帶領下才接觸到了英雄聯盟這款遊戲,剛一上手,陸飛的天賦很快就在英雄聯盟上麵體現了出來,水平飛速上升,連勝上王者,遠遠的把將他領進門的兩位舍友都拋在了身後。

上了王者自然有了知名度,彼時已經興起了代打業務,為了賺錢,陸飛自然也跑去接代打的單子賺錢,幫補家計。

再然後就是被所謂的職業經理人發掘,踏上了職業賽場,去了LSPL,打了一年,LSPL就停辦了,然後轉戰LDL,再到LPL,兜兜轉轉,他職業生涯最好的狀態都浪費在了次級聯賽上麵,等他真正打到頂級聯賽的時候,雖然水平冇有下降太多,但是心態已經遠遠不如當初剛踏入職業賽場那般銳利鋒芒,誌在四方。

畢竟次級聯賽很多時候,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往來。

一陣咕嚕作響的聲音打斷了陸飛的回憶,結束完一場排位的林鋒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站起身來,說道:“吃飯去,餓死了”

“走”,馬宏斌也起身,拿上飯盒。

陸飛也收起了心思,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想那麼多做什麼,現在他要著眼的是當下,當下最要緊的是什麼?是吃飯,因為陸飛的肚子也餓的咕咕直叫了。

饑餓好像會傳染一樣。

陸飛三人收拾一番,均是標準裝備,T恤短褲拖鞋,然後結伴出門,雖然現在已經是9月份了,但地處南粵,凶猛的秋老虎還是化作肉眼可見的熱浪籠罩著大地,空氣中散發著悶熱的氣息,出門打個飯,幾百米不到的飯堂,陸飛三人已經是大汗淋漓,衣衫濕透緊貼後背。

此時飯堂內也是人聲鼎沸,到處都是往來打飯的學子們,其中不乏漂亮的女孩,夏日炎炎,女孩們自然都是長髮飄飄,短衣短褲,溫潤的手臂,纖細的長腿。

馬宏斌和林鋒瞪大眼睛,眼珠滴溜溜的亂轉,肆無忌憚的散發著青春的男性荷爾蒙。

陸飛則是離這兩個傢夥遠點,免得吸引目光。

陸飛三人排著隊,頂著悶熱的環境,在一片春光無限好的氣氛中,來到打飯視窗,隨便要了點葷素搭配,三人便匆匆離開。

現在他們隻是趕緊回到宿舍,宿舍裡麵有空調。

回到宿舍,打開空調,享受著科技帶來的舒適冷氣,三人長歎一口氣,然後先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纔開始準備吃飯,不然渾身濕濕黏黏,做什麼也不舒服。

年輕人乾飯的速度總是極快的,一頓狼吞虎嚥,5分鐘不到,林鋒和馬宏斌就已經吃完了。

而陸飛,養成了細嚼慢嚥的習慣,還在進食當中。

“上分上分,今天是個上分的好日子!”吃飽飯的林鋒和馬宏斌,恢複了能量,又坐在電腦前麵,今天是星期三,但是下午冇課,老師們都開學校例會去了。

得意須儘歡,所以林鋒和馬宏斌兩個人打算今天在宿舍衝一下午的排位。

陸飛吃完飯,洗好盤子之後,回到自己的床位上坐下,他還沉浸在重生的衝擊當中,一時間不知道做些什麼,想了想,索性便搬了張椅子,坐到林鋒和馬宏斌的後麵,看著他們進行排位。

遊戲裡麵,林鋒的ID叫:瘋魔萬千少女,而馬宏斌的ID叫:少年阿斌

都有夠騷啊,陸飛笑出聲,尤其是馬宏斌的ID,給陸飛都整不會了,什麼房東太太這是。

時間很快過去了幾個小時,這段時間裡麵,林鋒和馬宏斌的雙排下路,是輸多贏少,不是他們下路打的不好,大部分的局他們下路打的還是不錯的。

但是遇到的隊友就比較腦癱了,要不是碰到對線被爆一言不合就開始放棄的擺爛怪,就是莫名其妙心態爆炸的壓力怪,還有就是全程打字互動的祖安怪。

“**的,這垃圾排位,這垃圾匹配機製,把把給老子匹配這些腦癱臭蟲,老子打你嗎!”

終於在又一次被坑的排位裡麵,林鋒爆發了,狠狠的砸了一下電腦桌子,手上拿著的無線鼠標就想往地上砸去,但終究是理智控製了憤怒。

彆人犯的錯,砸自己東西算什麼?

“算啦,今天運氣不好,下次再打咯”,陸飛在背後拍了拍林鋒的肩膀,安慰說道。

其實陸飛還有幾句話冇能說出口,打排位就是這樣,很多時候很多人是打個遊戲連躺都不會躺,或者說不願意躺,明明可以帶飛的局非要浪,明明可以躺贏的局非要送。

冇有強大的心理調節能力,冇有壓倒一切的技術水平,一般人打排位,尤其是低分段衝高分段,那簡直就是一場不斷輪迴的噩夢。

加上遊戲稀爛的匹配機製,還有遊戲裡麵層出不窮的高階局演員,想要上王者,乃至說想要上到排行榜第一名,這是一個何其艱難的任務。

“哎,要不是那該死的電競社過幾天的比賽要求參加的人最低都要鑽石1的段位,老子纔不打呢。”林鋒憤憤然說道。

“比賽?什麼比賽?你不是鑽石1嗎?”陸飛問道。

“我們學校電競社舉辦的LOL比賽啊,聽說還有獎金可以拿呢。”林峯迴答。

“你?你衝著那點獎金去啊?”陸飛疑惑,林峰可不是什麼寒門學子,這廝是個純純的富二代,家裡老爸手底下好幾個工廠,保守淨資產都有個幾千萬。

要不然宿舍的空調是怎麼來的,彆以為是大學安排的啊,這都是私人出錢出力,才讓學校同意安裝的。

當然,幾千萬的身家和那些張嘴就是一個億隻是小目標的人來比不算有錢,但是跟普通人相比,卻已經是遙不可攀的終點了。

至於馬宏斌,那也是吃穿不愁的角,父母都在宇宙的終點內工作,工資穩定,福利又好,有車有房,幸福一家。

“嘖,阿斌喜歡的女孩也在電競社,這不是他想好好表現一下嗎?兄弟有困難,我豈能袖手旁觀。”林鋒拍了拍胸前,啪啪作響,豪情萬丈。

“你特嗎的,你也是衝著女孩去的吧,撅起個尾巴我就不知道你為人了?”陸飛嗬嗬兩聲。

“好兄弟,知我者,陸飛也”,林鋒伸出大拇指比了比,臉皮厚的跟城牆一樣。

“行了,行了,趕緊開下一把遊戲吧。”在一旁聽了半天的馬宏斌打斷陸飛和林鋒的對話。

“時間趕任務重,要抓緊速度啊,同誌們,勝利就在眼前。”馬宏斌一擺雙手,好似政委附體的樣子,手裡就差拿著鐮刀和錘子了。

陸飛看著馬宏斌和林鋒,心想這兩個吊毛心態調整的還及時,看來連續的失敗對局所帶來的鬱悶與煩躁,在這一刻很快的就煙消雲散了。

陸飛想了想,對著馬宏斌說道:“要不,我幫你打兩把?”

“你來?大飛,你跟我開玩笑呢是吧,我記得你號才白銀啊,我們這是鑽石的局,去去去,彆鬨啊,這關係到哥們的下半生幸福呢。”馬宏斌不可置信,但冇有看不起陸飛的意思,隻是單純的闡述了一個事實。

“你都說哥們了,我還能害你不成?你要不信,看我打一把不就知道了嗎?”陸飛笑著問道。

“你真要打?”馬宏斌看了看林鋒,林鋒聳聳肩,表示隨意,馬宏斌隻當陸飛是想打打高階局過過手癮,兄弟想打,那就滿足他咯,左右也才一把遊戲,輸就輸了,也掉不了多少分,於是便點頭:

“行,你來吧,我看你打一把。”

馬宏斌笑嗬嗬的給陸飛讓開了位置。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