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竊玉偷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章 被裹挾的往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三年前,安康集團在摩洛哥舉行慈善拍賣會,安簫康應邀參加,當時的助理小方,因為急性闌尾炎住院手術,冇有隨同,拍賣會結束後,安簫康訂了最早的一班航機,經西班牙馬德裡回過國。

下了飛機,已經是晚上10點多,安簫康從app上叫了一輛車。

“你上車前,覈實車牌號了嗎?”

“冇有。那個司機說了我的手機尾號。我就上車了。”

林曲若有所思。

綁匪事先知道安簫康的手機號,並非難事。

安簫康上車不久,真正的網約車隨後就到了,前後就差了1分鐘。綁匪打了一個完美的時間差。

冒牌安簫康上車後,以臨時變更行程為由,半路下車。然後避開監控……。

假冒的網約司機,接到安簫康後,釋放了一種類似迷藥的氣體,安簫康很快就昏迷失去知覺。然後,這輛車在高速路上憑空消失。

冇錯,就是消失。

車進了川滬高速,但是,卻冇出來。

這一度讓那當時辦案的刑警很崩潰。車,就這樣消失了!!

綁匪用來綁架安簫康這輛車是套牌車。

川渝高速全程1000多公裡,貫穿南北,並冇做到全程監控,而且車流量極大,所以車輛到底在哪裡消失的,排查起來困難重重。

有個姓李的老刑警,提出一個非常大膽的猜測——會不會有一個足夠長的箱車把這輛車運走了。

並不排除這種可能。

所以,當時辦案的刑警2隊集中排查了同一時段進出的大型箱式貨車。

果不其然,辦案同誌查到一輛早已報廢的廂式貨車,在11點左右,緊隨冒牌網約車進入川渝高速。淩晨左右出來,停在了機場附近的停車場後,再無動靜。

隨後,辦案的同事結合綁匪打來的勒索電話背景音,迅速鎖定了機場附近的廢棄工廠。

現場提取了三個有效指紋。

其中一人叫謝力,因盜竊罪,剛刑滿釋放。另外兩人指紋庫並無備案。

但是,這三年來,謝力像憑空消失一樣,杳無音訊。

但是,就在昨天,這個指紋再次出現。

僅僅是指紋。

林曲試圖把每個細節都串聯起來……。

安簫康看著林曲蹙緊的眉頭,用拇指輕輕的摁了摁。

林曲條件反射似的捉住他的手:“乾嘛,嫌棄我的抬頭紋,告訴你,這都是姐經曆的風霜。你可以質疑我的人品,但是絕對不能質疑我的職業操守。”語氣半調侃半正經

安簫康隻是微笑:“你為什麼想當警察?”

林曲又想不正經調侃,可是看著安簫康真誠的眼神。

林曲收了收心性,把“伸展正義,除暴安良”這類假大空的話嚥了下去。正色道,“我的分數剛好夠上警校。”

林曲轉念一想,安簫康長在國外,冇有經曆過五年高考三年模擬的水深火熱,很難感同身受。

安簫康眨眼:“我懂,你儘了最大的努力,警校是最好結果。儘人事,聽天命。對嗎!”

林曲滿足的笑笑:“就是這個理。”

“你後悔放棄舞蹈嗎?”

“大概是後悔的吧。如果重來一次,我還是會放棄。我不想過去,隻往前看。”

安簫康呼吸有點急促,似乎下了很大決心:“小曲,和你結婚,是我儘了最大努力,得到最好的結果。如果有一天,你後悔……”

“我不後悔。”林曲截斷他的話,正色道:“我愛你。”

這個答案是安簫康冇絕冇有預料到的。然而,卻是林曲能給出的最合理的答案。

關於愛情,本來就有很多答案。

可以是一個人虛實交錯,自我編織的幻夢。

也可以是兩個天涯淪落人,義無反顧的雙向奔赴。

更可以是,四個人無奈錯位,註定糾纏一生的遺憾。無論哪種愛情都應當被祝福。

安簫康吻她,從眉間一直吻到唇角。

“小曲。”

“嗯。”

“再說一次。”

“我愛你。”

“再說一次。”

“我愛你,我愛你……”

第一次林曲覺得安簫康身軀滾燙。而她,無異於葬身火海。越掙紮,越沉淪!

很多年後,林曲想著和安簫康結婚的日日夜夜,恍如做夢。他好像來過,又好像還冇走。但林曲卻是真真切切愛過他,她不後悔。

林曲第一次見安簫康是在醫院。

作為一個剛被綁架,死裡逃生的人,安簫康過於平靜。甚至可以說心不在焉。

無論刑警隊的同事問什麼,他都用“好像,可能,記不清,不記得”這些簡短含糊,對案情毫無意義的詞帶過。

林曲在旁邊聽的倒是很認真。

期間,安簫康抬頭向林曲微笑了一下。

林曲莫名其妙,以為自己眼花了。心裡腹誹:笑毛線呀,大家很熟嗎。但……他笑起來可真好看……。

後來,每次林曲敲門進來,安簫康都會給她打招呼,微笑示意。林曲隻好訕訕的點頭,算是回報。

萬盛揶揄她:“好看的女人,誰都喜歡呀。”

林曲和萬盛還不算熟,不敢造次,隻能尬笑。

那天中午和往常一樣,吃過晚飯,林曲來替換值班的同事。大概是無聊吧,林曲就低頭數瓷磚。

等等,剛剛進去的醫生穿的是——登山鞋?林曲打個激靈,一把推開門安蕭康的門——果然,穿白大褂的有不可能不是醫生,而是瘋狂的粉絲,還是男的!!!!

男粉絲幾乎把臉蹭在安蕭康臉上,嘴裡嘟囔著:“我們不是說好要在一起嗎?我們不是說好要在一起嗎?你為什麼不要我。”

一個男人抱著另一個男人!

男粉絲試圖親安蕭康!!!

這畫麵簡直了!

林曲愣了3秒!

迅速拉開男粉絲,奈何男女力量懸殊,即便當刑警的林曲也不例外。更何況男子死死抱著安蕭康。

安蕭康的臉都被蹭變形了。他企圖推開男子,卻隻是徒勞。幸好,吃過飯的同事回來。

男粉絲被兩人摁在地上。

“你冇事吧!”林曲抽空問。

安蕭康搖頭,“你受傷了嗎?”

林曲回答:“開什麼玩笑,我是乾什麼的!”

安蕭康不說話了。

林曲覺得自己這話有點不太友好,試圖挽回形象,解釋道:“我可是訓練有素的人民警察,這種角色都能讓我受傷,我還怎麼為人民服務。”

這確實是給安蕭康送血書的狂熱粉絲,但是和安蕭康的綁架案冇有半毛錢關係。

羅美素質疑警隊實力:“大白天的粉絲都能進來,這就是你們所說的保護,這要是綁匪呢,人是不是就冇了。”

確實是林曲的是失職, 林曲給安蕭康道歉:“實在抱歉,安先生。”

“冇事的,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他倒是很知趣,可不是嘛,為了他一個綁架案,一個分局的人都出動了,連她這個掃黃打非辦的都給整到一線來了。占用了那麼多公共資源。

“保護人民財產安全是我們警察的責任。”漂亮話還是要說的。

“你真的冇有受傷嗎?”

他還在計較這事?林曲想不明白,“冇呀。”

“我剛剛看他……,”安蕭康比劃著。

林曲看明白了,和男粉絲拉扯過程中,男粉絲踹了她一腳,剛纔太投入隻想著抓人,倒冇覺得疼。讓安蕭康一提醒,林曲反應過來,深吸一口氣,謔,還真疼。這一腳肯定是豁出命踢得。

大話都說出去了,這時候不能認慫!

林曲堅持搖搖頭,拍胸脯確保自己好得很。

安蕭康似乎不太放心,他兜裡拿出一個手帕,用圓珠筆在上麵寫了一個號碼:“這是我認識的老中醫,治療跌打扭傷效果非常好。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麻蛋,這丫聽不懂人話?這情商特麼低。

這時候不接也不行。

林隻好硬著頭皮接過安蕭康遞過來的手帕。再次表示感謝。

回局的時候,萬盛說,“我真以為這安蕭康惜字如金呢,搞了半天是不待見我們!”

“怎麼了?”林曲完全冇有get萬盛的點。

“我們問了他三天,加起來說的話,都冇今天給你說得多,不管是內容還是形式,包括這個詞彙量……。”

“嗬嗬,那可冇辦法,有本事你也變成個女人,還得是我這樣,長的好看的。”林曲和萬盛貧了一路,回到家都已經晚上10點了。

什麼老中醫,林曲自然不會去看的。

那塊手帕也被林曲丟在那個旮旯,尋不到了。

這件事成了林曲警察生涯的一個小插曲,之後,林曲經曆了4.17連環凶殺案,天台分屍案等等,忙到起飛,安蕭康就被林曲拋到了腦後。此後,他們再無交集。

直到相親那天,看見安簫康。

那誰誰說過,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林曲有點信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