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師神醫房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天師神醫房東第3章 美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天師神醫房東》 小說介紹

熱門小說《天師神醫房東》是作者天蘊所撰寫,故事情節引人入勝。書中精彩內容:...

《天師神醫房東》 第3章 免費試讀

桃源彆墅,客廳。

留著一頭披肩長髮,模樣稱得上英俊,卻穿著黃膠鞋七分褲迷彩服的蕭陽,坐在沙發上,當著陳思穎幾人的麵,把破舊的綠色帆布包打開,掏出了兩個紅色本本,一個是房產證,一個是土地證。

“那,這就是桃源彆墅的產權證,上麵所有人的名字暫時還不是我,不過過幾天就是了。”

蕭陽把兩個證件放在茶幾上,任由陳思穎幾人翻看。

在陳思穎幾人翻看證件的途中,蕭陽則是翹著二郎腿,近距離觀賞著幾位美女的容貌和大腿。

站在陳思穎左邊,穿著白色短袖,灰色亞麻七分褲的**名叫沈香怡,四歲的小女孩茜茜是她的女兒。

沈香怡,28歲,身高163,是一個離異婦女,自己在小巷街頭開了一個裁縫店,以給人縫補衣服換拉鍊為生。

和其她幾個女子相比,沈香怡無疑是最有女人味的,像是一個熟透了的水蜜桃,身材十分豐滿,小小的鵝蛋臉上五官精緻,眼角有那麼一絲特彆不起眼的魚尾紋。

她的皮膚也是幾個女子裡麵最**的,皮膚賽雪,氣質如蘭。

站在陳思穎右邊的美女叫秦眉,穿著一身以天藍色為主基調的寬鬆碎花裙子,身高167,有著一頭棕色的**浪長髮。

她長著一張嬌俏的瓜子臉,過膝的長裙下,是一雙**的小腿,雪白的腳丫染著紅色的指甲油,穿著一雙人字涼拖。

秦眉今年24,和陳思穎同歲,她是幾個女子裡麵,妝容最精緻的那一個,最有特點的是她的鼻梁特彆挺翹,眼窩深邃,有種西域或者是混血的獨特美感。

站在秦眉身邊的女子個子最矮,目測隻有158的樣子,名叫杜鈺。

杜鈺紮著一個馬尾辮,長著一張嬰兒肥的娃娃臉,她今年還冇畢業,是中海市醫科大學的學生,目前正在實習階段。

她的個頭雖然嬌小,但身材卻極為有料,鼓脹的胸把白色的束腰長裙撐得老高,眼睛特彆大,說笑間,嘴角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

至於最後一個名叫薑妍的美女,並冇有和陳思穎幾人一起看蕭陽拿出來的證件。

穿著一身黑色的連衣短裙的她,就坐在蕭陽的對麵,一頭柔順的齊腰黑髮隨意的紮起,披散在腦後,修長勻稱的兩條**的大腿,交疊在一起,風情萬種的半靠在沙發上。

蔥白的手指一邊有意無意的輕輕摩挲著線條分明的鎖骨,一邊拿眼定定盯著蕭陽看。

蕭陽欣賞美女的目光,很快就全都被薑妍吸引了過去。

畢竟薑妍穿著短裙,又正對著他交疊雙腿。

雖然明明什麼都看不見,但蕭陽的注意力,卻仍是不可自控的被吸引了過去。

見蕭陽的目光被自己吸引過來,薑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兩條腿忽然互換了一下位置。

以極快的速度,從左腿翹右腿,變成了右腿翹左腿,直把蕭陽看得目瞪口呆,張嘴結舌。

“太快了,太快了,你能不能慢點再來一次?”

蕭陽驚鴻一瞥,什麼都冇看到,頓時懊悔連連,開口讓薑妍重新來一次。

“什麼太快了?”正在看檢查證件真偽的陳思穎幾人,不解的看向蕭陽。

蕭陽尷尬的撓了撓頭,冇好意思說出來。

薑妍勾起嘴角,道:“既然他能拿得出證件來,而且又和福伯說的一致,那就肯定不是假的,你們就不要翻來覆去的看了,我們還是問問我們這位新房東,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吧。”

說著話,她離開沙發靠背,坐了起來,對著蕭陽楚楚可憐地道:“蕭陽,我們在中海市,都是一些可憐的打工人,居無定所,舉目無親,收入還低得可憐。”

“你要是一下子把我們全給趕出去,我們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你捨得讓我們在外麵受苦嗎?”

“是啊,蕭陽,你就算要收回房子,不讓我們住,至少也多給我們幾天時間,讓我們聯絡合適的房子再說吧,可以嗎?”

陳思穎和蕭陽也算認識了,等薑妍說完,便當仁不讓的第二個和蕭陽磋商起來。

“蕭陽哥哥,我正在附近的醫院實習,再有半個月就實習結束了,你要是趕我走了,我實在是冇地方住了呀。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實習結束以後再搬走呢?”

紮著馬尾辮,明明已經快大學畢業了,卻還像是一個未成年小女孩的杜鈺,可憐巴巴的嘟著嘴巴,兩隻眼睛閃閃發亮。

秦眉看起來像是混血兒,但說普通話卻是極為標準,她殷勤的給蕭陽到了一杯涼白開,又給蕭陽端了一盤精緻的小點心,說道:

“蕭大哥,我最近剛簽約了一家演藝公司,正在實習期,一個月工資就一千二百塊錢,除了桃源彆墅,到彆的地方,根本就租不起房子,生活都過不下去。”

“你能不能給我兩個月的時間,隻要我實習期一過,工資一漲,立馬就走。”

沈香怡性格溫和,不愛與人爭搶,最後一個說道:“我冇事,我的裁縫店裡有張小床,我可以和茜茜先湊合著在店裡住。”

可愛的茜茜還不明白如果被房東趕出桃源彆墅意味著什麼,伸手拿了一個擺在蕭陽麵前的點心,開心的吃了起來。

蕭陽環顧幾女,耐心的等她們說完,方纔問道:“桃源彆墅裡現在還有幾間空臥室?”

幾女不解的對視了一眼,陳思穎回答道:“還有三間,彆墅裡上下共有八間大小不一的臥室,我們住了五間。”

蕭陽攤手笑道:“那不就結了,我一個人隻要住一間臥室就好了,為什麼要敢你們走呢?把你們趕走了,那麼多空房間,我一個人也住不過來啊。”

幾女聞言,全都瞪大眼睛。

“可是,福伯不是說了,讓我們明天晚上之前搬走嗎?”

“對啊,剛纔福伯都給我們下通牒了呢。”

蕭陽道:“福伯隻是幫我看房子的,我纔是房主,我從來冇說過要讓你們搬走,隻是福伯自己以為我會讓你們搬走,明白嗎?”

“這麼說,我們不用搬走了?”

幾女全都又驚又喜,緊緊盯著蕭陽。

蕭陽哈哈笑道:“當然不用搬了,大家開開心心的住在一起多好。”

說話間,他色眯眯的眼神從陳思穎幾女的身上,一一掃過,心裡已經是樂開了花!

桃源彆墅桃源彆墅,連美女都冇有了,還叫什麼桃源彆墅?

“咦!蕭大哥的眼神**裸的,笑容好猥瑣。”

“我看我們還是儘早搬出去吧,以前桃源彆墅隻招女租客,現在多了個男房東,住起來不方便了。”

“是呢,我也突然覺得,也許離開這裡,纔是最好的選擇。”

“……”

幾女小聲交頭接耳起來,蕭陽聽得臉色頓時一黑,輕咳一聲問道:

“誰能告訴我,現在空著的三個臥室,哪個臥室最大,采光最好?”

幾女停下了小聲交談,紛紛說二樓靠西邊最後那間臥室最合適。

蕭陽搓了搓手,擠眉弄眼的問道:“那間臥室,和你們誰的臥室挨著?”

幾女對視了一眼,臉上全都帶著促狹的笑意,異口同聲的對蕭陽大聲道:“衛生間!”

蕭陽:“……”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