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劍,可斷萬古!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我話講完,誰贊成?誰反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日上三竿。

洛城外,一輛裝修豪華的馬車緩緩駛來。

一名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駕著馬車,時不時的抬手扇風,雙眼微眯盯著天上烈日,嘀咕道:“這天也太熱了!”

隨後抓起水壺大口的喝了起來。

咕咚咕咚!!

清水入肚,男子麵露舒適,抹了一把汗水,清了清嗓子,“小姐,洛城到了。”

聲音中帶著一抹恭敬。

“嗯,那便快些進城,直接回水家。”清冷的聲音從簾子內傳出。

“好勒,小姐您坐穩了!”中年男子揮起手中的馬鞭,一下下拍打在馬屁股上。

馬:“??”

馬車進城,引起一片嘩然。

“嘶!!”

“你‘嘶’你老母親呢?冇見過馬車?”

“??”

“呃……兄台先把刀放下,咱有話好好說,我承認剛剛說話聲音大了點,兄台慢慢看,我老母親叫我回家吃飯了……”

“這幾日城裡怎麼這麼熱鬨?平常難得一見的大人物紛紛露麵。”

“這位仁兄有所不知,近日天下閣要舉辦一場拍賣會,聽說此次會有不少好東西。”

……

城西,一間民房內。

一黑袍身影盤膝而坐,頭頂冒著陣陣白煙,身體有一絲顫抖。

許久之後,

黑袍身影重重吐出一口濁氣,睜開雙眼。

大約十六七歲,模樣頗為清秀,隻是其麵色蒼白,看上去有些病態。

“師尊,還有三日便是拍賣會了。”少年習慣性的轉動著手指上的戒指。

“既然如此,那便去看看。”

“順便把那‘聚氣散’拿去賣了,或許此次會有些收穫。”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戒指內傳出,似乎胸有成竹,一切儘在掌握。

“師尊……”少年麵色一抖,有些肉疼,欲言又止。

“你這小子……”蒼老的聲音有些無奈,頓了頓,“此次拍賣會可是有不少好東西,不將‘聚氣散’賣了哪來的本錢,難不成去搶嗎?”

“若是為師全盛時期倒也罷了!可現在……”

“再者說,為師全盛時期也看不上那些東西,更不會去搶。”

“更何況,你現在五臟境小成,想要用上那‘聚氣散’還有些時日,屆時為師再煉製一些便是,不過是些小東西罷了!”

話畢,少年臉色緩和了幾分,“師尊,是徒兒短淺了。”

“唉……”

隻聽戒指內傳來一聲幽幽的歎息。

少年名叫葉塵,來自洛城千裡之外。

從小就嶄露頭角,天賦非凡,乃是葉家第一天才。

某天,

在山洞中撿到一枚戒指,葉辰見獵心喜,便將之戴在手指上。

從那之後,

整整一年境界絲毫不見增長,葉辰也曾想過是戒指的原因想要將之摘下,奈何戒指猶如狗皮膏藥一般,怎麼也摘不下來。

因此便被葉家掃地出門,到如今也有三個月了。

可誰知,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當初的“罪魁禍首”,如今卻成就了他,僅僅三個月,便從搬血境小成到如今的五臟境小成,整整兩個境界,進步何其之大。

“此次拍賣會我葉塵勢在必得!”

“葉家,你給小爺等著!”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葉塵麵色猙獰,惡狠狠地想到,隨即推門而出。

與此同時——

李家大廳卻頗為“熱鬨”,各大長老爭的麵紅耳赤,唾沫橫飛。

李長河身後,李安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李長河坐於首位,聽著嘈雜的爭吵聲,眉頭微皺。

啪!!

大手一拍,桌上的茶水四濺。

“各位都是我李家德高望重之輩,卻猶如街邊潑婦一般吵鬨,這像什麼話?”

大廳頓時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李長河抿了一口茶水,接著道:

“此次拍賣會天下閣早已放出風聲,雖說好東西不少,但有些東西我李家冇必要去爭,得不償失。”

“家主,那什麼東西必須爭,什麼東西不用爭呢?”

這時,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傳來,隱隱有些針鋒相對。

李長河循聲看去,左側首位一道身材高大的老者,身著黑袍,麵容有些陰鷙。

正是李家大長老——李淵!

這句話可謂是司馬昭之心——人儘皆知!

此事,本就冇有一個定數,否則大家也不會坐在一起討論了。

這相當於是把所有難題拋給李長河。

若是李長河的話得不到大家的認可,那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有損一家之主的威嚴。

往後就會不斷有反駁李長河的聲音,久而久之,恐怕這家主之位危矣!

畢竟,身為一家之主,重大事件必須要有一錘定音的能力。

當大部分人都不認可你時,這家主之位還穩嗎?

因此,這看似簡單的一句反問,卻是綿裡藏針。

這要是成人禮那天李安再輸給李天生,李長河家主的威嚴恐怕會大打折扣。

這真是一環扣一環,環環相扣,步步緊逼。

不愧是李家大長老,這城府可見一斑!

這話一出,各大長老心中一驚,互相對視一眼。

這是……要站隊了啊!

關鍵不在於李長河的話有冇有用,而在於各大長老同不同意。

同意便是站在李長河這邊,不同意便是站在李淵那邊。

李長河身後,李安原本饒有興趣的心情一鬨而散,麵無波瀾,雙眸之中隱隱閃過一絲殺機。

這李淵,留不得!

對李安一家人而言,李淵這種人留在李家就是養虎為患。

前世冇有感受過多少親情,而這一世即使剛剛覺醒記憶,李長河夫婦對他的感情溢言於表。

因此,李安絕不允許任何危及親人的危險出現,必須扼殺在搖籃裡。

看來需得謀劃一番了。

李安似乎神遊天外,有些心不在焉。

……

李長河聞言,心中早有對策。

當了這麼多年的家主,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眼前這點小問題不算什麼。

要解開,不難。

但是要怎麼解,就顯得尤為關鍵。

打仗還得講究個上丶中丶下策呢。

李長河清了清嗓子,沉聲道:

“我李家必須要爭的是什麼?大長老這話問得好。”

“那麼我現在就告訴你……”

“我李家必須要爭的是一口氣,是一往無前,是無懼無畏。”

“而做到這些需要什麼呢?需要團結,凝聚,上下一心。”

這話說的鏗鏘有力,慷慨激昂,極具煽動性。

看似迴避問題,實則在借勢,借李家大勢。

以整個李家為中心答題,便不會出錯。

話畢,各大長老心裡紛紛豎起大拇指。

妙啊,不僅巧妙的化解了難題,還暗諷李淵在家族裡煽風點火。

家主果然還是家主啊!

李淵心中冷哼一聲,臉色更加陰鷙了幾分。

明明蓄勢待發的一拳,卻好似打在棉花上一般,有力使不出。

這感覺極為難受。

李長河將各大長老神色儘收眼底,接著道:“那又是什麼能讓我李家一往無前,無懼無畏呢?”

隨即又自問自答道:“是實力!”

“因此,隻要能提升我李家實力的東西都要去爭。”

李長河說完站起身來,掃視一眼,“我話講完,誰讚成?誰反對?”

各大長老包括李淵在內都麵色潮紅,低著頭,在心裡嘀咕道:

“你站在整個李家的道義上說的大義凜然,誰能反對?誰踏馬敢反對?”

這時候要是誰跳出來說一句不同意,恐怕會被當場逐出李家。

李安心中有些驚訝,好像是第一次認識李長河。

印象中李長河從來都是和和氣氣,不曾像今天這樣霸氣外露。

這是……

裝逼?

李長河見狀心中頗為滿意,大手一揮,“既然各位都冇意見,散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