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劍,可斷萬古!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斯人若謫仙,衹應天上有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隨著吳青山話音落下,這次聲勢浩大的拍賣會也宣告結束。

天下閣門口。

兩方人馬涇渭分明,互相對峙。

現場氣氛頗為緊張,似乎下一刻就要拚殺起來,四周人群見狀紛紛散開,隻敢在遠處觀望。

李安饒有興趣的把玩著手中的養神玉,對劍拔弩張的氣氛視而不見,好似天大的事情也不如手中玉兒來的重要。

“恭喜雷兄,喜得玄階武技。”

李長河麵帶笑容,‘真情實意’的道。

“李兄好手段!”

雷驚天雙眼微眯,死死盯著李長河,似乎要將其生吞活剝。

“哪裡哪裡!雷兄抬舉了。”

李長河對此毫不在意,繼續道。

“意思我還要謝謝你了?”

“客氣客氣!”

“李長河!明人不說暗話,今天這筆賬我雷家記下了!”

雷驚天撂下一句狠話便帶著雷家眾人離去。

李長河看著雷家眾人的身影陷入沉思。

他表麵上看似占儘上風,實則步步都小心謹慎。

麵對雷驚天這種人,但凡退一步,恐怕便會被吞的連渣都不剩。

而雷驚天表麵看似衝動丶易怒,實則城府極深,否則也不會成為一家之主。

畢竟,此次拍賣會最大受益者始終是雷家,再繼續爭口舌之利也毫無意義。

總不能當場乾一架吧?

那是愣頭青才乾的事。

身為一家之主,始終要以家族為重。

“李兄。”

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李長河轉頭看去,點了點頭,

“水兄。”

正是水家眾人。

水東流走在最前方,其身後則是一少女,蛾眉皓齒,皎若秋月,明眸如水,身材婀娜多姿,極為吸引人的目光。

“這便是令千金?”兩人打過招呼,李長河率先開口。

“正是小女。”水東流臉上流露出一絲驕傲。

“果真不凡,不愧能拜入‘東林山’。”李長河頗有些感歎。

“哈哈哈……李兄謬讚了。”水東流臉上的驕傲掩飾不住。

李安聞言,抬眸看去,一個名字湧上心頭。

水千月!

水家千金,一年前拜入東林山,當時可謂是轟動一時。

東林山——清河府四大宗門之一。

洛城,僅僅是清河府32城中的一方小小城池。

而滄州,儘占八府之地。

由此可見,四大宗門何等強大。

而水千月能拜入東林山,其天賦亦是非凡。

此時水千月見李安看向自己,輕哼一聲,驕傲的猶如一隻天鵝,心道:

“這人一直看著我乾嘛。”

“雖說生的頗為俊俏,但行為卻如此輕佻。”

“恐怕也是個登徒子之流。”

李安依舊把玩著養神玉,似乎瞥了一眼某處酒樓,他自然不知道在水千月心中被定義為登徒子。

當然,就算是知道,以李安的性子也不會有絲毫波瀾,要真這麼在意彆人的看法,前世也不會成為一代劍仙。

酒樓包廂。

葉塵靠窗而坐,遠遠看向李家眾人。

“師尊,那玉到底是什麼來頭?”

“那是養神玉。”蒼老的聲音有些激動。

“養神玉?”葉塵不解。

“塵兒有所不知,那玉產自中天域,其作用頗為神異……”蒼老的聲音頓了片刻,“簡單來說,可以提升一絲悟性以及溫養神魂,與你丶我而言都有極大的幫助。”

說完又感慨了一句,“冇想到這偏遠之地竟能出現如此寶物。”

說到這裡,葉塵終於明白之前其師尊為何那般激動了。

其師尊本身就是魂體,這三個月來葉塵每每遇到危險都是他出手解決,而每動手一次便消耗一分,久而久之,恐怕便要直接沉睡,而養神玉最大的作用便是溫養神魂。

因此,這玉確實作用極大,甚至是無可替代。

但是現在這玉在李家手中……準確來說,是在那少年手中……

“師尊,那現在……”

“這小小的李家,若是為師全盛時期抬手可滅。”蒼老的聲音霸氣側漏,隨後又話音一轉,“至於現在嘛……則需要謀劃一番……”

“塵兒,你從現在起時刻關注那少年。”

“徒兒明白!”

“嗯,這次過後,為了安全起見,恐怕要離開這洛城……不過如此也好,淺水始終養不出真龍……”

“……”

與水家相遇不過一場小插曲。

互相寒暄一番便各自離去。

李家,房間內。

李安將養神玉隨身佩戴,盤膝而坐,‘東來鍛體術’運轉到極致。

轟隆!轟隆隆!

隱約間可以聽到周身氣血翻滾,如浪如潮,猶如大江東去浪潮滾滾……

修煉不知歲月,轉眼便入夜。

是夜,月朗星稀,銀光遍地。

李安睜開雙眸,吐出濁氣。

起身。

劈裡啪啦!

周身猶如炒豆一般,獵獵作響。

“養神玉搭配‘東來鍛體術’果真效果斐然。”

李安感覺神清氣爽,一身氣血強大至極。

“似乎……好久冇有活動筋骨了。”

“今日便藉著月色活動活動……”

聲音還在房間內迴盪,人已出門而去。

院落中。

一灑月光,一株老樹。

一襲白衣,一根枯枝。

枯葉飄下,白衣身隨意動。

靜若處子,動似遊龍!

氣機沖天而起,枯葉片片落下。

身影如夢如幻,似真似假,殘影陣陣,月下生輝。

一陣風來,白衣隨風而動,猶如一葉扁舟隨波逐流,似乎身融天地,神韻不凡。

枯枝如劍,劍氣凜然,隨意挽起縷縷劍花,劍花跳動之間,猶如月中精靈。

這時——

氣機陡變!

白衣步步生蓮,手中枯枝劍氣森森,如神龍出淵,氣衝鬥牛,直上天穹。

一掛星河好似憑空出現。

星河如瀑,倒懸九天!

皓月當空,星河逆流!

這一幕,如凡塵謫仙,月下揮劍。

月下老樹,隨風搖曳,沙沙作響,好似在為這一幕歡呼。

整個畫麵看去縹緲若仙,謫仙臨塵,美輪美奐,無法形容。

好在這一幕冇人看見,否則少不得要驚呼一句:

“斯人若謫仙,隻應天上有!”

良久。

身止,風停!

白衣如雪,熠熠生輝!

呼!!

李安重重吐出一口氣,額頭汗珠若隱若現,臉色有些蒼白。

“許久冇動,果然生疏了不少。”

“若是全盛之時,這‘點星河’翻手為之,哪會像如今這般狼狽。”

“看來以後倒是要多活動活動纔是。”

李安放下枯枝,向房間走去。

冇錯,李安剛剛施展的是一招劍法,名為“點星河”,一劍斬出,猶如九天之上的星河倒灌,而每一點星河都是一縷劍氣,其中劍氣無窮無儘,讓人無處遁形。

若是其全盛之時施展出來,其中一縷劍氣便能讓一位天境大能身死道消。

……

這時,院落恢複平靜,清風襲來,竟冇有帶走一片枯葉。

隻見,一根枯枝沐浴月光,安安靜靜的躺在地上,其上枯葉串的滿滿噹噹。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