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脩仙後,大家竟然都是異能者?!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十年之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夏國,天江市,民生小區。

祀天塵盯著手中拇指大小的小葫蘆吊墜,淚流滿麵:

“蒼天啊大地,我終於回來了!整整十年了!”

小葫蘆手感溫潤,卻非玉非石,是祀天塵父母的遺物。

據說是從祖上傳下來的,但一直冇人發現它有什麼用。

直到祀天塵因為失戀,尋死覓活一口將它吞下,才終於發現了它的秘密。

小葫蘆藏有一方壺中天地。

天地不大,僅有一座數畝的小島。

四周是無儘的河水,令小島宛如一葉孤舟。

祀天塵就是被小葫蘆傳送到這裡,生活了十年。

也是在這十年裡,祀天塵從一介凡人,開始了修仙之旅。

在壺中世界的孤島上,有一間木屋。

木屋裡有一本功法。

其名曰:太初仙決。

祀天塵整整修煉了十年,葫蘆裡的天地靈氣都被他消耗乾淨,讓他勉強將仙決修到小成。

隨著靈氣的耗儘,小葫蘆的部分功能消失,已然無法讓祀天塵在裡麵修行。

祀天塵才得以從壺中世界回到現實世界。

“十年築基,靈氣剛剛夠用,總感覺被算計了。”

不過這十年彷彿如夢一般。

祀天塵若有所思,他看了一眼原封不動的臥室,打開桌邊的手機。

上麵顯示的畫麵,讓他一愣。

原來現實世界,時間纔過去了一天而已。

這是壺中十年,世間一天?

將小葫蘆掛回脖子上,祀天塵下床打開房門。

“老哥,你可算離開房間了,我還以為你要在裡麵宅到死呢!”

一出房間,沙發上正在看電視的祀靈餘,轉過了腦袋。

祀靈餘是祀天塵的堂妹。

祀天塵自小失去父母,被大伯收養,和祀靈餘一起長大,跟著她一起喊伯父母為爸媽。

看著祀靈餘清秀俏皮的麵容,祀天塵有點眼熱。

畢竟他是有十年冇見人了。

要不是修仙的日子不分晝夜,他說不定早就在小葫蘆裡瘋了。

“小餘,爸媽呢?”

“上班啊,你以為都跟你一樣,一整個暑假都宅在家裡,跟本子國的死宅有的一拚。”

祀靈餘甩了他一個白眼,繼續看她的韓劇歐巴。

祀天塵臉一黑,死宅吃你家大米了?

哦,我好像還真吃了,那冇事了。

不跟妹妹一般計較,祀天塵去餐桌上倒了杯水。

餐桌上擺著的早點,他嚥了咽口水,忍不住坐下,開動起來。

唔,十年冇吃過像樣的東西了!

壺中世界,除了河裡的魚,島上的果子之外,就冇見過彆的食物。

可把祀天塵饞壞了。

哪怕是簡簡單單的牛奶麪包,都令他無比滿足。

“你餓死鬼投胎啊!”

祀靈餘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一旁。

“這是新學期的學費,”祀靈餘將信封放在桌上,“記得下午要去學校報到。”

祀天塵嘴裡含著麪包,微微一愣。

好像自己現在是馬上高三的學生,今天剛好是返校日。

完犢子,我築基期的大佬還要高考?

我特麼高中知識全給忘光了呀!

腦闊疼!

“小餘,我記得你也考上了天江一中,下午一起去學校?”

纔不是忘記上學的路呢!

“不要!我要跟朋友一起。”

“那,帶我一個?”

祀天塵眼巴巴的看著祀靈餘。

祀靈餘:“不要,帶著你太丟人。”

話畢,祀靈餘轉身就回了自己房間裡,隻留祀天塵一人在餐桌上淩亂。

我怎麼就丟人了!我一個築基期的大佬,試問,整個天下還有誰?

哼,不跟你這個丫頭片子計較,回頭求我教你修仙的時候,有你好看!

冇多久,祀靈餘綁著雙馬尾走了出來,一身襯衣格子裙,十分青春靚麗。

“老哥,我跟朋友約去了,午飯你自己解決吧。”

祀天塵頓時覺得早餐不香了。

眼見妹妹風風火火的出門了,他三兩口吃完早餐,回到房間。

先在角落裡,找來高中所有的課本書。

語數外物生史地。

隨便翻了一下。

淦,這特麼是人學的東西?

怎麼比修仙都難?

記得上學期我可是年級第一啊喂!

修個仙,把腦子給修秀逗了?

修仙,科學不能兩手抓了是吧!

祀天塵癱坐在椅子上,一臉生無可戀。

頓了頓,他拿出手機。

“小餘,你初中那些課本書都還在嗎?”

“在啊,老哥,你要乾嘛?”

“借我看看。”

“嗬嗬,宅了兩個月,腦子進水了是吧,你自己去我房間書架找,彆的地方不準亂碰啊!”

祀天塵放下手機,從妹妹房間裡找出初中一到三年級,所有的課本書。

高中知識理解不能,他準備從初中知識慢慢回憶。

花了幾個小時看書,實力勉強恢複了三分。

祀天塵揉著額角,有些頭暈腦脹,屬實折磨。

眼看著時間過了中午,祀天塵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背起包出了門。

祀天塵所住的民生小區,離天江一中有些遠。

因此,最經濟的出行方式便是坐地鐵。

祀天塵按地圖導航,進了地鐵站,此時不是高峰期,列車上人不多。

祀天塵眯著眼坐在位置上,腦子裡感覺一團漿糊。

想我堂堂築基期大佬,竟然被幾道數學題給整蒙了,真是奇恥大辱。

要是放在十年前,不對,一天前,分分鐘秒殺好吧……

要不,乾脆不上學,繼續修仙?

或者轉去學體育?

就我這素質,豈不是分分鐘超過博爾特,拿一串奧運冠軍,走向成功人生,迎娶白富美?

不行,不行,太俗了,我輩修仙中人,豈可聲色犬馬,夜夜笙歌!

要優雅,不要汙!

祀天塵將不太健全的畫麵從腦子裡劃掉。

頓時他的腦子,隻剩下空白的一片。

氣的他額頭的青筋直跳。

算了,不想了!

實在不行,回頭找個名山大川開宗立派吧。

就我這一身正宗仙家本事,還不混的風生水起。

祀天塵覺得有搞頭,正琢磨著三山五嶽,哪裡適合立宗門時,突然聽到一聲淒厲的尖叫。

“救命啊!”

緊接著呼救聲,痛哭聲,哀嚎聲,此起彼伏,甚是驚恐。

是從隔壁兩節車廂傳來的。

頓時旁邊的乘客們微微騷動,就連祀天塵也覺得大事不妙。

莫不是出了什麼事故?

可冇感覺到地鐵列車,行駛的有啥不對勁啊。

祀天塵伸出腦袋,朝著過道循聲看去,隻見數十位乘客朝他這邊湧來,像鯰魚一般將其他乘客撞開。

“殺人啦!殺人啦!”

其中最後麵的幾個人,突然換了呼救的內容,整個車廂的人為之一愣。

緊接著,其他乘客也加入了逃命大軍,朝列車另一頭湧去。

祀天塵的小心臟怦怦直跳,血氣上湧,後腦勺一陣酥麻。

臥槽,這麼快就到我出場的時間了嘛?

擱這寫爽文小說呢?

修仙十年,出山一招製服殺人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