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原神:從魔神戰爭前到退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村莊見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道愚伴隨摩拉克斯走進刻銘的房子,並不是木板組成的房屋,而是由一根根圓木搭建而成,切口處並不平整,想來應該是用石斧完成的。

屋內也冇有什麼陳設,簡單的石碗,幾個勉強能夠看出椅子形狀的石塊,這和道愚想象中的情況完全不同。

道愚記得《日月前事》中隱約提到第一王座對於人民的訴求是有求必應,應該不至於如此,當然也許是他忽略了什麼細節。

不過正是因為情況不好才能體現摩拉克斯和道愚兩位魔神的價值,從另一個方麵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刻銘邀請他們走進屋內,道愚看到床也不過是一塊稍微平整的石塊鋪上了乾草而已。老人顯得有些拘謹,或許是對於在這樣簡陋的地方接待魔神大人感到羞愧。

道愚倒是感覺挺不錯,畢竟他隻要懸浮在空中就行了。

他看向摩拉克斯,摩拉克斯的麵上冇有什麼變化,隻是有些凝重,想來應該是對自己職責的疏忽吧。

“冇想到你們的條件如此艱苦,既然我已經醒來,就要對你們負責,給你們一個更加美好生活。”摩拉克斯說道。

老村長聞言就要跪,在一旁陪同的男人也要跪下來,摩拉克斯再次出聲:

“免禮了吧,這也是我等的疏忽,說起來我們也有一定的責任。”他的聲音聽不出感情。

道愚繼續說道:

“老人家,你一直要跪我們,是想加重我們的負罪感麼?如若你們將我們當作能夠帶領你們奔赴美好生活的神明,就不必如此。”

他稍稍加重了語氣,說實話作為一個現代人,他最多就是能接受見麵鞠躬握手,像跪拜這種大禮他的心裡有些反感。

刻銘有些慌亂,急忙在男人的攙扶下站直了身子,“對不起大人,是老身冒犯了。”

道愚輕笑了一聲,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表達一種緩和氣氛的信號而已。

“無礙無礙,本就是玩笑之言,老人家不要放在心上。”

“不過我還是要強調一件事,通知村民們以後見到我們無需跪拜,如果真的心存感激的話,就帶著這份感激好好地生活下去。”

刻銘的身子微微顫抖,“謹遵大人旨意。”顯然道愚的話對他造成了衝擊。

周圍幾個村子不是冇有魔神庇佑,但是那些魔神要求甚多,供奉、跪拜、神像等缺一不可,如今看到他們的魔神如此平易近人,又切實關心他們的生活,不禁有些感動。

摩拉克斯毫不在意,徑直在床邊坐下,修長的雙腿併攏在一起,雙手交疊在大腿處,端莊的坐著。

道愚一邊感歎摩拉克斯的氣質出塵,一邊在他肩頭落下。

摩拉克斯率先開口:

“你們村子的情況我們已經瞭解,接下來我想知道山輝砦附近的村子一共有多少?也就是供奉我和蓮之魔神的村莊一共有多少?”

摩拉克斯隻瞭解自己的管轄區,但是管轄區內有多少個村子他就不知道,與其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地找,不如先對整體村子的數量有個大致的瞭解,這樣一來可以節省不少時間,讓領民們過上富足的日子。

“大人,根據我們的瞭解,在山輝砦附近一共有十幾個村莊,大部分信奉著大人和道愚大人,”

老村長立刻回答,實際上,這些村莊大多隻供奉著摩拉克斯,畢竟這和他們的收成息息相關,但是他卻說供奉著兩尊魔神,

“其餘的村莊大多是從遠處逃來的,失去了神明信仰的離鄉人,但是這些離鄉人都知道大人的存在。”

道愚闇道老人的聰明,看來這位老人在村子裡能夠當上村長也不是冇有道理,最起碼這份照顧他人的心讓他感到奇異:

“那麼其他村子地情況和你們村子的狀況相比如何呢?”這個也是必須要瞭解的,發展的不平衡會導致爭鬥和戰亂。

“回大人的話,其他幾個村子的發展和我們差不多,有的村子可能會好一些,但總體來說,大家的生活質量都在一個水平線上。”

老村長先說了一下總體的狀況之後,便開始詳細地介紹起其他村莊的狀況,道愚和摩拉克斯靜靜地聽著,摩拉克斯時不時地點頭。

刻銘所說的十幾個村子中,和刻銘這個村子一樣靠打獵,種植以及采集生活的村子個數接近十個,其他的村子大多靠打獵和彆的村子進行交易來生活,總體來說氛圍比較和諧,雖然會有一些交易上的矛盾,但不至於演變到戰爭的程度。

道愚瞭解到現在村子之間的交易主要還是以物易物,也就是早期的商品交易形式,這些交易的商品冇有一個固定的衡量標準,因此村民們常常爭論不已。

爭吵起來的場景大概就像村頭大媽吵架一樣,刻銘隱隱透露出對這種現象的不滿,畢竟他老好人的性格在這方麵確實容易吃虧。

所以每次交易刻銘都是交給自己的兒子去辦,他還表達了對兒子的滿意。

這個老人此時就像一個孩子,對著大人傾吐著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及煩惱。

摩拉克斯麵無表情地聽著,道愚還是蓮花倒是冇有什麼表情流露,時不時會提出一些問題來瞭解一些細節方麵的問題,比如大家都種些什麼,什麼時候交易,在什麼地方交易等問題。

讓道愚欣喜的是最近的一次集會就在兩天後,交易地點就在刻銘的村子中,這樣一來,可以先通過村民的口中瞭解一些事情,在實地考察時能有更多的瞭解,也可以節省不少時間。

不過讓道愚頭疼的是,他和摩拉克斯必須在兩天內找到一個適宜居住的地方,還要做出一個初步的規劃。

“周圍的情況大抵如此,等到後天各個村子派人前來交易時,各個村子的代表便會知道大人們甦醒的訊息,也會體會到大人們的神恩浩蕩。”

刻銘說完,眼中帶著崇敬的神色,通過交談他瞭解到道愚是一個溫柔的魔神,在他不知道說什麼或者想不起來的時候,都是道愚在引導,而摩拉克斯則是更加威嚴,全程一言不發,時不時露出思索的神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